第549节
作者:鲁西平      更新:2022-09-03 20:41      字数:3440
  黄庭立道第549节
  第四百七十八章风后的阴谋
  眼见自己身后一座高山云蒸雾绕,龙蛇嘶鸣,王禅心里也**然开朗。当初风后为了布下这一座八绝阵图,不惜上干天忌,耗费毕生精力,牵引大地龙脉,挪移无数山川一起汇聚到赤水河两岸,若真是一座山就是一个世界,那这阵图笼罩万里,该有多少山峰层峦叠嶂,都蕴藏了无数玄机变化。
  自己要在这么多的世界中准确找到〖中〗央心宫所在,那简直就如同是在大海里捞针一样,且纵观群山,只怕阵图流转,里面也都生出了如同那龙蛇一般的强横生灵,若要不辨方位一个一个的找下去,只怕累也要累死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当下王禅也不敢妄动,随即就在原地坐下,先把从红阳尊者手中夺来的“风后指南车”,放出来,随即催运太印戳神术,运转元神法力。
  “这指南车是娄当年制来,用以克制九黎部族的巫阵,虽也huā费了我无数心血,仗之可以通行世间绝大多数的法阵禁制,为你指明正确的方向。
  但你要知道,这一处的八阵图,乃是我后来总结毕生所学,历时百年光yin才推演而成,其中变化,不但事关九宫八卦,间阳五行,而且对应周天,星斗银河,你要想靠这指南车破阵,只怕在这里闯上一辈子也找不到路!!”,
  刚往指南车中注入法力,王禅就觉得一股玄奥莫测的意念突然凭空降临到了车上:“我知道北斗天宫有两块神碑,除了我手中的,森罗,之外,还有元屠老祖亲手祭炼的第二块“万象”,如果你能舍得将此碑借我一用”尝我平生夙愿,我念头一动,立刻就能将你送到〖中〗央心宫”得到其中的全部宝物。到时候,你自然实力大增,日后就不用东躲西藏,为这天地大劫所累。”
  “风后,你还不死心么?这八绝阵图虽是经你之手布下,其中变化,你也心知肚明”但你我到底师出同源,你以并这番话真能骗的了我?”
  眼里面的寒光一闪,王禅突然嘿嘿一阵狞笑:“你穷尽毕生之力,推演一元之数内的天机变化,所图者不外乎就是要挣脱人道,以求长生!!但你却忘了,元屠老祖神通无量,早已用自身元神深入时间长河,窥见了过去未来一切变化,你的这点心思,焉能瞒得过他,我虽刚刚修炼,但传承道统,已是一派之尊,日后等到重返北斗天宫,更要君临天下,横扫八方,任你如何huā言巧语,焉能盅huo得了我?”,
  “况且,你若说的都是真的,哪还用费尽心思引我入毅”真能一个念头就调动阵图之力,只怕刚才见面的时候,你就动手了。”王禅哈哈大笑,前仰后合:“风无垢,你已经死了,早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前你就已经死了……这里的你,不过是当初凭借八阵图的力量,偷偷从人道变化中保留的一缕精hun罢了,别说操纵阵法,就是稍稍离开此地半步,片刻之间你也要被天风吹散,彻底消失。”,
  大道永恒,周流运转,那是高高在上的,是以人世间唯有天道为纲,每过一段时间,都有周天兴衰之劫,周而复始,循环往转,无始无终。在风后那今年代,洪荒破碎,人族兴起,走的正是人道。
  投身其中,固然可以明天机,晓万物,搏取无数功德,但天人断绝,人皇执掌三界,〖镇〗压四方,凡沾染人道者,不论神通如何广大,法力如何莫测,终也熬不过上天注定。虽然死后若能被人立庙祭祀,享受亿万香火,也能被天封为神,可终究被人束缚,永世不得逍遥自在。
  大劫一起,天道转变,自然灰飞烟灭,了去无跷只是风后太过强大,得了元屠老祖神授机要,彻悟天机,知道人道兴盛未来还有气运不减,若想长生,就需舍弃一身所有,颠倒乾坤,méng蔽变化,只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天下又起大劫,他才能趁乱而出,找到一丝摆脱命运的机会。
  说到底,这一座埋藏在赤水河地脉深处的风后秘藏,只不过是他用来藏身的一处所在,其中种种,皆是you饵。
  王禅自从在罗霄山中找到了那一块森罗神碑之后,就数度静思,在元屠老祖庞大无比的记忆深处,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只是年代太久,风后到底也得了北斗天宫的几分传承,双方同源而出,他虽隐隐觉察有些不对,却也不曾马上就猜出其中所有。
  还是刚刚一幕,两人见面的时候,chun枪舌剑,一番论战,他才恍然大悟,知道了风后的最终图谋,到底是为的何来。
  风后毕竟纵横上古,好不容易méng蔽天机,保留下来一丝精hun未散,想要彻底摆脱人道纠缠,就之只能寄希望于外力。而王禅身上携带的那一块万象神碑,又是元屠老祖专门练来,打破时空接引王禅之用,其中奥妙,不可言喻,若被风后得去,以他的通天智慧,自然用不了多久就能从中悟出惊天的道理。
  到时候,或者转世重来,或者夺舍重生,彻悟未来之道,当然就能得偿所愿。
  只是元屠老祖早就说过,北斗天宫每代以来,只有一位传人,风后要想求的长生,王禅自然也就变成了他的敌人。
  而这等资敌的蠢事,王禅自然不会去干!!
  “太yin戳神!”,
  狞笑声还在空中回dàng,王禅眼中白光一闪,落在那指南车上,登时刺啦一声,冒起一股青烟,随即就从四面八方传来风后的惨叫之声,“竖子无礼,某一生之中,纵横八方,斩杀神魔无数,连人皇都要让我三分,如何比不得你这黄口小儿,元屠老祖又缘何弃我而选你,将北斗天宫的道统倾囊相授,却只传了我一块森罗神碑。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来找我?尔等长生有望,我又如何…………!!若干年后,天道流转,人道不兴,又置我于何地?我不服,我不服……!!!”,
  指南车也是风后所制,因此能被他一缕意念附身上来,如今被王禅一记太印戳神术,打散意念,顿时间,状若疯狂,漫天都是他口里一连串的“不服”,之声。
  声音回dàng,久久不散!!听到耳中,不由也叫人一阵心酸。有谁知道,当年的一代神人,竟然落魄至此!
  只是,可怜归可怜,事关自身利益生死,王禅却也绝不会有任何fu人之仁。这风后算计了十几万年,就在这里等着自己上钩,天知道背后还有什么yin谋诡计,就算没有,被他得尝了心中所愿,日后北斗天宫又是谁的?
  待到风后的声音慢慢消散不久,王禅正要有所行动,突然将头一侧,便看到一旁虚空中猛的闪过一溜火光,随后就从一座山峰之中冲出了一个黑衣女子,浑身上下火光熊熊,无数通红火鸟绕身飞舞,落地之后距离王禅所在,不过寥寥数步。
  正是方才在天覆阵中,一来就惊走了红日尊者一群人的那位黑衣少女。只不过此时,显然她也经历了一场苦战,身上火焰翻飞,气势已不如方才那般凌厉霸道,而且手中也多了一张小小的玉弓,发出淡淡红光,照的黑纱下面,脸sè微微发光。
  “咦!”,二人双目一对,这黑衣少女正看到原地盘坐,摆弄着指南车的王禅,顿时从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来,但身处大阵之中,双方不明身份敌我,她也是满心戒备,一反手,手中玉弓就凭空多出三根玉箭。
  “道友面前的可是风后指南车?”,身形不着痕迹的向一旁挪动了几步,黑衣少女突然目光一闪,眼神灼灼的开口问道。原来这少女也是个身份大有来历的,稍一思付就认出了王禅满前荆旨南车。
  而且她暗运法力,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王禅的不凡。且此时王禅〖体〗内精气全无,皮包骨头,形似骷髅,身外又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黄泉魔气,乍一看去,yin森诡异,绝非善类。一看就是个不好招惹的高手,当下也不敢大意,只好出言来冉“你又是什么人?”,王禅一皱尼头,扭过头来,脖子上骨节错动,咔咔乱响,目光惨白朝着女子打量过去。
  燃文
  “我乃东夷落日宫门下弟子,司空妃瑶,家父司空赤焰,如今添掌赤乌山。不知你是魔门鬼道中的哪一位前辈?”
  黑衣少女司空妃瑶,目光在指南车上一掠而过,身子又小心翼翼的走出几步,直到碰到了一旁山峰外面笼罩的红光,这才停了下来。
  “赤乌山主司空赤焰的女儿?这下可真是冤家路窄了,我先前捣毁了落日祭坛,不就归属这落日宫下赤乌山么。据说那司空赤焰原本乃是〖中〗央皇朝境内道家大罗教的长老,精通上古玄门符篆,后来拜在落日宫门下,不足百年就别出蹊径,将两派神通融合在一起,创出了一路鼎鼎大名大日宝光裂空箭诀,如今只怕早已元神九转大成,成了顶尖的高手。这女人是他女儿,深入此间,想必也是有所依仗,在众多练气士中,能够得到风后遗留下来的许多好处,如此一来,倒是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
  王禅见这司空妃瑶大有来历,又刚刚闯过一阵,当下心思就是一动。@。
  <div id ="test1" class="button border-main" type="button" onclick = "Eject()" style="clear:both;margin:10px auto;text-align:center;">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