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
作者:粉红色猫      更新:2022-08-04 15:04      字数:6233
  见鬼事务所最后
  可能是对一切都绝望了,在我相信了盂的话的那一刻,我仿佛放弃了一切生的希望,不对,是放弃了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吧。有那么一瞬间,我曾经怀疑过盂说的话,不过看到盂得意的表情,又联想到今天无所依靠的情景,我猜,狐狸一定是遇到的很糟糕的事,不然,怎么会一直没有出现呢?他不是全能的吗?
  恍恍惚惚地,被盂牵着往屋内走去,被他戴上了盖头,然后糊糊涂涂地拜完了天地。当时我还想啊,我要嫁给盂了,狐狸你怎么还不来?磕完最后一个头,我感到被凉水从头顶泼下来的感觉,我顿时领悟到,狐狸……狐狸……狐狸真的没有出现。
  不知道盂为什么坚持要有这个仪式,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我意识到狐狸不再出现的时候,我真的感觉一切都无所谓了。
  盂让我独自在房内呆了一会,然后我听到屋外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仿佛真的有宾客在外面祝贺嬉闹,还有人在大声喧哗,祝酒声、杯盏交错声,一时不绝于耳。我一时有些搞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地,甚至有种错觉,这是属于我和狐狸的婚礼。
  我苦笑着叹了口气,把盖头轻轻扯了下来,长发散下,我有些茫然地执起自己的发尾。这里究竟是哪里?我究竟是谁?我决计不可能有这么长的头发,坐着快要垂到地上。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对,但是又实在想不起来究竟有哪里不合理。正在苦恼之际,一股重重的力量从身后扯住我的头发,我一时吃痛,跌倒在床上,抬头一看,一张漂亮的脸选在帐子里。
  我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挣扎着要站起来,然后那张漂亮的脸就笑了起来,面似桃花,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与我的长发缠在一起,生生缚紧了我。我害怕极了,这个笑着的脸让我想起那个鬼新娘,想到鬼新娘……我就又想起了狐狸,一时间忘记了挣扎,眼泪顺着眼角,濡湿了垫在身下的大红褥子。
  漂亮的脸见我哭了,停止了笑声,低低垂了下来,开始吟唱一种奇怪的音调,说歌不是歌,说调不是调,听上去有那么几分诡异。但是听久了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大脑逐渐清晰起来,不像刚才那么混混沌沌了。
  说刚才是悲到极致,所以失去理智,也不像。毕竟我不是那种性子的人,若是听到刚才那样的消息,怎么地我都要去找狐狸的尸体,绝不会让它孤零零地一个人死在这种地方。所以刚才那种失神绝对不是正常的,那么狐狸的魂飞魄散也一定不是真的!意识到这一点,我突然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勇气,于是我想到,不能死在这里,我要好好活下去,去找狐狸。
  想到这里,我再抬头,想要正面应对那张脸,却发现那张脸消失了踪影。头发也恢复了正常的长度,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境,不过……我看着褥子上的湿痕,知道刚才那一切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一定有人帮我,是谁呢?
  我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离开这里,去找狐狸,不管他是生是死。我鼓了鼓气,然后拉着自己过长的嫁衣站了起来,想了想,把桌子上的大红烛台上的蜡烛拔下来,然后用固定蜡烛的尖对准自己的裙子,把常常的裙尾扯下来一大截,露出里面红色的里裤,这对当时的女孩子来讲,一定是不得了的事,对我这种常穿短裤满街跑的人,实在算不上稀奇。
  我正要拉开门的时候,门自己就开了,外面的人当然算不上意外,正是一脸阴沉地看着我的盂。
  八成打破了他的什么计划,所以他连表情都忘了调整好,露出了我认识他以来,最愤怒的一张脸。
  “你是怎么醒过来的?”盂到时不否认他做了手脚,问的也很直接。
  “哼,不醒过来,难道就被你牵着鼻子走?”我毫不退让地抬高下巴,这种时候,千万不能表现出害怕,他是不会同情我的。
  “哼哼哼……呵呵呵呵……”盂冷哼了几声,然后声音突然变了调,笑了起来。
  我不明白所以,握紧了手中的烛台,谨慎地看着他。
  “你真以为还来的及吗?婚事已经完了,谁也不能带走你了。”盂一步步踱进来,我被他逼着一步步后退,退到桌边,我不服到:“结婚都能离婚,谁管你的婚事,何况你刚才动了什么手脚!”
  “结婚……哈哈哈哈……”盂听了我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等好不容易笑完了,他才开口:“你真以为那是你们说的婚礼?……哈哈哈……那是冥婚。”
  “冥……冥婚?”我听不懂他说的。
  “哼哼……冥婚有很多种,只不过,我们刚才行的礼,是死人礼。”盂趁我目瞪口呆之际,上来轻轻拿走我手中的烛台,然后作势低下头,看样子是目标是我的嘴唇。我愣愣地看着他,一时忘了躲开。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明显的划破空气的声音,然后盂的表情瞬间变得很狰狞,慢慢地滑着坐到了地上。我心中一喜,抬头一看,果然是狐狸!
  狐狸穿着一身招摇的红色,大摇大摆地进来了,他的胸口,有不太明显的暗红色血迹,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是暗红色的花纹。
  “你还活着……”盂胸口插着一支怪异地箭,形状很扭曲,形容不上来,至少我能断定它是一支箭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于它尾部的确有羽翎,不然以它的颜色和歪歪扭扭的形状,我实在分不出来那是个什么。
  “你都不死,我死了也不安心啊……”狐狸轻声说,声音很是嘶哑,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一般。
  我顿时心一凉,狐狸最是注重他的外表和声音,反正就是一切外在的东西,这么沙哑的声音,仿佛就是他情况不好的最明显的指示灯。
  盂大概也发现了,吃吃地笑了起来:“很痛吧……呵呵呵……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没事……呵呵呵……要魂飞魄散的感觉……是不是……咳咳……很可怕……”
  我听了盂的话,更害怕了,冲上去到狐狸的身边,却不敢伸手触碰到狐狸,生怕碰到他的什么伤处。
  “你……你怎么了?”我颤着声音低声问道,头脑一片空白。
  狐狸没有搭理我,甚至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挑起嘴角,邪邪地笑盯着盂,沉默了一会儿,继续用沙哑的声音说:“盂啊盂,你说的倒是轻松,我们这回还是大大出乎你的意料吧。为了妨碍我,你就硬是耗损大量的灵力把时间倒转,好在我前面回到这里。你成功了,可惜你忘了你本来灵力之前为了为难我们,本就受了很大的阴损。在巷口那次,你也赢了,可惜我们两个都两败俱伤,我生生受了你多少阴气,就说明你散了多少。现在你……呵呵……才是不太好受吧……”
  我听到狐狸的话,并没有感觉到太多安慰,只是感到心凉。盂的确受了很大的伤害,可是这种伤害在狐狸身上烙下的印迹也并不小。估计,两败俱伤,伤的,是骨髓。
  盂听了狐狸的话,脸色变了又变,摇摇晃晃地试着站起来,却脚步不稳地又滑坐在地上。稳了稳,狠狠喘了几口气,然后又站了起来,这次,才算是半佝偻着身体,站稳了。但是大约花费了很大的气力,所以一直咳嗽着,然后狠狠咳出一口血,顺着嘴角往下淌,看起来很是狼狈。
  狐狸一直看着他的动作,却什么都没做,悄悄把重量靠在我的身上,我心中一颤,好不容易才忍住眼泪,悄悄扶住狐狸。
  盂捂着自己的胸口,吃吃地笑起来:“吴礼啊,你都进入我的幻境了,你觉得你们还走的了吗?”
  狐狸脸色不变,但是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哑声说:“走不走得了,要看我的本事。”
  大约是雷霆一瞬吧,狐狸和盂同时出手,我只感觉身上的重量一轻,就看着两个身影交错闪过,奔向屋外,我一愣,也努力追了过去。我早就寻不到他们的身影了,只是凭着一种感觉跟着追赶,到了河边,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看到盂和狐狸凭空立在河中央。
  河边刚才放河灯的人已经一个不剩,我猜刚才那些也不是真实的景象,但是点点飘渺的河灯还是慢悠悠地漂在河面上,顺着轻柔地波纹,轻轻地移动着。
  狐狸站在小河中央,看不清面容,但是我知道,他的状况不好。我看着河水,有点心痛,想起龙江死的时候,尸体也是这样浮在水面上。虽然龙江就是狐狸,但是至今想起龙江这个名字,仍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楚。我知道,我害怕,我害怕一会儿狐狸也像当初的龙江那样,静静地漂在水面,没有半点声息。
  盂的状况也不好,但是现在我们这方明显呈现弱势。虽然狐狸和盂的伤势都很重,但是狐狸失了半颗狐珠,并且我们陷在了盂制造的幻境里,并且刚才我还和盂举行了冥婚。虽然我说不出这冥婚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我感觉到灵魂深处有一种深深的羁绊感,会影响我的心情,甚至偶尔会左右我的想法,让我不要离开盂。
  我为这种想法的存在感到忧心。我不由地想起来的时候长老说的:“心不要乱。”,估计指的就是这件事。我感到手足无措,正在慌神的时候,一根鲜红的绳子从袖口露了出来,灵光一闪,我突然想起来,这是王凝给的。想起王凝交代的话,我猜这根绳子应该能解决现在这种情况。于是我把手抬高,摸着绳子,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狐狸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看不清狐狸的表情和动作,但是,刚才我就是知道狐狸转过来看了我一眼。我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后把血滴在了红绳上。瞬间,红绳好像有了什么灵力一般,发出微微的亮光,我抬眼看狐狸一眼,看到他那边也有萤火般点点光芒。然后一瞬间,刚才附加在我身上,奇怪的羁绊感消失了,我微微松了口气。
  “呵呵呵呵……暖暖,你还真是厉害……”一个清晰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唬了一跳,左右看看,的确没有任何人,大概是盂传过来的声音。这么清晰,仿佛还伴着一些说话时吐气的感觉,在我耳边显得相当突兀。
  我决定不理会这件事,大约就是盂对于我的行为不满,所以跑来冷嘲热讽一番。但是盂却没了声响,专注于和狐狸的争斗。这样一个行为,对于盂来说倒也是习以为常。我撇撇嘴。
  不对!!!我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盂不是伤得很重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有多余的精力来嘲讽我?!我赶紧朝着狐狸大喊:“狐狸!小心!!!有诈~!!!!”
  不过这时已经晚了,一股劲风袭来,我一时睁不开眼,只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我睁开眼一看,目眦尽裂……狐狸如同一个血人一般倒在地上。
  我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抱起狐狸,颤着声音问:“狐……狐狸……你……”
  还没等我问完,狐狸勉强睁开眼,然后低低地呻吟一声,说了一句:“快跑。”然后就没了声息。接着连人形都维持不住,化成了一只红毛狐狸。我抬眼一看,看着盂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我们都被骗了,盂的姿态不像是有一点伤,我咬了咬嘴唇,想抱起狐狸,奈何狐狸实在太重,我就用力拖着狐狸往后退。
  “呵呵呵呵呵……”盂笑着说,“何必呢?他活不下去了。当然,你也是。”
  我抬眼看着盂,又看看狐狸,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却不知道如何是好。狐狸微微起伏的腹部,告诉我,它现在还不是一只死狐狸。但是像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平时骂的“死狐狸”终于要名副其实了。
  手足无措之际,我从怀里掏出妈妈最后塞给我的一个玉佩,向盂掷了过去。盂根本不当回事,我也不指望会有什么效果,盂还生生用手接住了这个玉佩。然后,大约是一瞬间的事,盂就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了。
  《剑来》
  所谓阴错阳差,大约指的就是这么回事。
  我正放楞的时候,就看盂咬牙切齿地说:“定……身……咒……”
  我眨眨眼,大约明白了。若是我刚才掷过去的时候,盂不要自以为是的接着,大约这定身咒的作用,可能要小上许多,可是这下,被盂稳当当地握在手里,若不是有人上去帮他拿开,他就算天大的本事,可能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开这个咒。当然了,我也没想到我娘最后会给我这么个东西。
  我咬咬牙,继续去拖狐狸,盂就算被困住了,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不可能就这样被困死在这里,若是等他挣脱出来,我们一切都要糟。
  可是狐狸实在太重了,我压根儿拖不动他,可是时间又是分秒必争。我急出了一头汗,正当我着急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诶……姑娘你是在做什么?”
  我已经是盂挣脱出来,谨慎着抬眼一看,却差点哭出来。
  来人看到我的样子,很是惊讶,问我:“这这这……姑娘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哭着扑上去,紧紧抱住他。
  他到是慌了:“诶诶诶……姑娘……小生……”
  没错,来人就是寒玉。若是按着历史的正常发展,现在的狐狸已经被碎了狐珠,而我也已经死了,寒玉和子安赶来救了狐狸一命。
  既然寒玉已经出现了,那么至少我们已经躲过了“历史”中的死劫。那么剩下的究竟躲不躲得过,至少不是我们单独在作战,还有寒玉。
  “子安呢?”我哭着问。
  “诶诶诶?姑娘怎么知道子安?”寒玉夸张着表情问。然后不出意外地,我看到了他身后冷着脸的子安。
  我终于破涕而笑,然后带他们到狐狸那儿……
  ————————————————————————————
  “最后呢?”寒儿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眨着她的大眼睛问。
  “最后我就告诉了那个时候的寒玉和子安,说盂夺了狐狸的狐珠。明战,盂当然抵不过子安和寒玉的联手,何况还有定身咒。所以盂就被他们两个联手封印起来,然后把狐珠找到给了狐狸。然后任务完成,我们自然就退出游戏咯。”我啃着苹果,躺在病床上,不在乎地说道。
  其实事情经过当然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至少后来,我和妙妙都加入了那场苦战。妙妙是寒玉在进入幻境的时候,发现另外一个时间夹缝关了一个小妖怪,放出来一看,原来是妙妙,说是急着找我,于是也就带在身边了。
  那场苦战,可以说是我最不想回忆的一段了,我到今天,似乎都还闻得到当时那股浓烈的血腥味。我们都记住了盂的阴气受了很大的阴损,但是我们都忘了, 盂一旦回到过去,就和过去的盂合为一体,所以除了阴气大增,不会有半点损耗。狐狸误会了,我误会了,大家都误会了,所以才会造成狐狸的重伤。不过还好后来终于战胜了盂,所以盂在“过去”已经被封印,那么现在很多事都无法实现,至少我身体里的尸蛊虫是没了,只是当时的恶战,所以要好好休养一番。
  不过死去的人还是死去了,狐狸说是因为当时那些事件是借着盂的阴气,所以变得不可收拾而已,但是阴气本身就是存在的。并且虽然盂被封印起来了,但是灵力和阴气确实无法完全被封印的,所以故事算是还是按着这个轨迹发展,死去的人终究不会复生。
  不过关于这段时间的记忆,我发现没有灵力的人中,只有寒儿记得,大约跟奸臣最后心软,让寒儿呆在白尾村有关。当时让那些人离开,就是为了让历史顺利的被“改写”。所以我爸、哥哥、弟弟都不记得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些事情太过于诡异,记得的越少越好。
  正在我们讲故事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我抬头一看,看到狐狸笑眯眯地走了进来。寒儿挤挤眼:“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定了没?”狐狸傻笑着说:“定了,暖暖一毕业我们就去领证。”我狠狠瞪了一眼狐狸,然后对寒儿说:“你快走吧,待会儿奸臣又找我要人。”
  寒儿嘟着嘴站起来,嘟嘟囔囔道:“关涛什么事,还不是怕我给你们当电灯泡。说着对我吐了吐舌头,就跑了。”
  我这要说话,狐狸就握着我的手在我床边坐下。
  我不自觉地红了脸,问:“干……干嘛?”
  狐狸伸手揉了揉我的头顶,说:“好些没有。”
  我本想躲开,后来想了想,就接受了狐狸的亲昵,嘟着嘴说:“好多了……为什么你伤得重还好得快……”
  狐狸过来亲了亲我的脸颊,笑着道:“你不常说我是狐狸精么?狐狸精当然好得快。”
  我想了想问:“你长生不老,我却要生老病死,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问的时候,语气难免带上了惶恐。
  狐狸笑笑,骂道:“傻子。”
  我瞪着他,说:“你才傻。”
  狐狸轻轻抱住我,用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说:“我又不是第一次等你,你死了,我就等你投生,再去找你。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我抬头,亲了亲他的下巴,不放心地又问:“那你会不会厌倦找我?”
  狐狸低头看着我,眼睛里的柔情蜜意浓的仿佛可以溢出来,我痴痴地看着他,看他低下头,准备吻我……
  “啊啊啊啊啊!!!”门外传来一声惨叫。我一惊,看了看狐狸,狐狸皱着眉头,低声说:“阴气……”
  故事还在继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