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完本说明+新书试读预告南宋完本说
作者:雪山飞狐      更新:2022-08-04 14:58      字数:5021
  南宋锦衣卫南宋完本说明+新书试读预告南宋完本说
  去年就加入读者群的朋友一定都还记得。那时候我说过,《南宋锦衣卫》要写九卷的。具体来说,少了灭西夏和打蒙古的部分。原因其实在我自己身上!
  有读者说过,我是个不擅长写大场面大战争的作者。《大宋第一盗》一路征战下去,光是查阅资料,5个g!这是很恐怖的数字。我的责编还帮忙找高粱河战役,宋和西夏战役等资料。当时就苦不堪言!这个是我的缺点。
  到了《南宋锦衣卫》,我就准备改文路,韩风在前边六卷是一直yy下去的。战争,我知道自己不行,就很少碰。但是七**三卷是不得不面对的。你总不能让韩风去了南宋,不收复失地吧?这不被人骂死吗?
  然后,灭了金国之后。我仔细考虑过,也征求过不少军事大能的意见。最终还是放弃了**卷的原定章节。其实,南宋是买断的书,字字都是钱。说句不应该说的话,我就算灌水,一毛钱也不会少,硬着头皮多写0万字,多赚几平米房子回来,难道我会吃亏吗?
  但是,我真的无力为继了。在文里也说过,战争无能!我不想灌水骗字数哄网站的钱,也不想硬塞字数忽悠读者继续看已经干巴的战争。
  并且,有些军史大能的意见,不能不听从。蒙古军能打吧?铁木真威武吧?灭西夏用了多少年?直到铁木真咽气,西夏还没正式投降。如果不开庞大的金手指,怎么能快速灭掉西夏?
  另外就是出塞和蒙古人作战。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蒙古有稀土,有石油资源。当然是必须要争夺的。但是站在一千年来看草原,我们出兵草原,一点好处都没有。不可能在茫茫大漠建立完整的政权对蒙古人完成统制。
  汉武帝很威武,匈奴只是被打跑。唐太宗强大,突厥也没灭了……当时的情况,打蒙古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事实上,在收复了长城线之后,蒙古人真心没有机会入寇。他们连西夏都摆不平(只要大宋的国策不乱来)。
  我本来还想写写韩风后来的故事,譬如西夏,蒙古怎么样了……觉得没有必要了。汉人只要控制住长城线,有个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休养生息,热武器抓紧研发,率先进入热武器时代,谁都不是对手。热武器输给骑射,就是大明输给满清那一次。其实,大明是输给了小冰河期外加叛乱,女真人,不值一提。
  之所以让韩风去了美洲大陆,那是一片未曾开化的土地,连四个奴隶制的印第安人帝国都没有建立。汉人抢先登陆那里,是一片真空的世界。韩风可以在那里完成他的梦想,怎样才能千秋万代?怎样才能长治久安?我想,书里已经给出了答案。
  有人或许埋怨这样是烂尾,我的态度是,与其在自己并不擅长的路线上,继续干巴巴的战争,煎熬自己,也煎熬你们。不如,开一本自己擅长的书。去tmd争霸,去tmd救亡……我,只想写出自己顺手,你们顺心的好故事。
  所以,我开了新书《只手遮天》,一本,玄幻武侠风的架空历史。这里或许有战争,但,只是点缀。
  我可以保证的是,《只手遮天》是我二年多来,写的最欢乐,最有激情的一本书。请诸位继续关注,支持!非常感谢!《南宋》v章会陆续解禁。
  鞠躬,下台!
  另附上《只手遮天》第一章试读,觉得不错的话,请从直通车过去收藏投票。又是一次新书期。我记得,去年是广大书友的努力,南宋霸占了一个月的新书榜首。这次,我还想看到你们的威力!请支持新书《只手遮天》,收藏,红票,一个都不能少。
  第一章飞来艳福
  一双大手灵活的将金锁上断了的红线串好,将那块只有酒盅口大小的金锁,重新挂在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脖子上。雪白的脖颈上,一道红红的痕迹,像是被什么细线勒住过。
  “丫丫,不要哭了,你的金锁,巡检哥哥已经帮你夺回来了。还不快谢谢哥哥?”站在小女孩身边的少妇感激的看着眼前那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男子,拽了拽女儿的小手,可是自己的女儿依然哭个不停,连声谢谢也没对这位年轻的巡检说过。
  “咦,你是叫丫丫吗?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皮肤就像雪一样白,你的小脸笑起来的时候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年轻的巡检官蹲在小女孩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
  “真的吗?”丫丫哽咽着反问道,却已经止住了眼泪。
  “当然是真的。哥哥问你,东都笑得最漂亮的女孩是谁?”巡检官一本正经的问道。
  丫丫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奶声奶气的说道:“当然是丫丫!”
  “乖了!”巡检官伸手爱怜的摸了摸丫丫的头发,站直了身体。
  他的个头挺高,身材看起来十分匀称健壮,那一身黑色的巡检官服,落在他的身上,显得非常精神!
  巡检官转过身去,看着那个惊慌万分,手里拿着半截木棍的抢匪。
  他正紧张无比的看着已经将他团团围住的人群。尽管这些人大多是在此摆摊卖菜的小商小贩,但是每人一拳头都足够将他打死十几个来回。
  bidige.com
  “今天是个好天气,可我的心情不太好。”巡检官仰天打了个哈哈,掰了掰手指头,清脆的骨头摩擦之声,让那抢匪的脸色变幻不定。
  巡检官忽然伸手指着那个抢匪破口大骂起来:“你知不知道,如果辖区连续三个月不发生案件,我就可以拿到二十两银子的赏金,将来升迁的时候,也是极为倚重的一笔。我没日没夜的盯着菜市街,已经熬了整整两个月零二十九天,风平浪静……但是你这个王八蛋,偏偏要在最后一天,在我的地盘抢东西!”
  抢匪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想要求饶,但是想想刚才那个巡检官风驰电掣一般从十丈之外追到自己,然后一记漂亮凶狠的过肩摔把自己摔的七晕八素,又轻松无比的从手中拿走了自己从小女孩脖子上拽下来的金锁,顿时背脊一阵发凉。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赔我二十两,不,五十两银子!”巡检官轻蔑的看着他,冷笑不已:“第二,你拿着手里半截木棍,和人称玉树临风、英武不凡、威震东都南城菜市街、入职前打遍巡检学堂无敌手的秦飞巡检官打一场。如果打赢了,你可以走!”
  “打输了怎么办?”抢匪紧张的问道。
  秦飞捏了捏拳头:“当然是被我暴打一顿再押送巡检所问罪。”
  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尽管嚎叫声响彻半条街的抢匪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勇气,但是在第一回合,秦飞的右拳就已经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个倒霉抢匪的左眼,随后的战斗就变成了一场虐打,酣畅漓淋之处,就连那个小小的丫丫也奋力拍着小巴掌,扯开小嗓门为巡检哥哥加油……
  正在后边看热闹的菜贩子们忽然乱了起来,混乱中一人高声叫道:“小飞哥儿,别打了,抛绣球的队伍已经快到菜市街了,咱们得清路……清路……”
  “糟糕!”秦飞一把提起已经被打得血流满面的抢匪,高声呼喊起来:“老乡们帮帮忙,清路了,清路了,想看御史大夫女儿抛绣球选汉子的,就赶紧站到路边去……”
  菜市街顿时忙碌起来,御史大夫的女儿要绣球选亲,这可是过年时候,皇帝亲自下诏书公布的大事儿。
  东都的年轻汉子们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在这一天涌上街头,好好的把自己打扮一番,万一被御史大夫的女儿看中;又或者自己走了天大的桃花运,被绣球砸中的话,这可是一步登天的好机会啊!
  这已经不是少奋斗多少年的问题了,这是少奋斗多少辈子啊……
  “小飞哥儿,你也是一表人才,说不定待会儿花车从菜市街过的时候,御史大夫的千金一眼就看中了你……到时候,别说你官升三级,就算让你做个巡检总署的头儿,也不是难事!”
  街上的菜贩子们和这位年轻巡检很熟,几个月来的和睦相处,大家多少都积累了些感情。尤其是秦飞并不像以前的巡检那般,跟他们收保护费,白拿他们的水果蔬菜,是以,菜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年轻巡检,开玩笑的时候也没那么多顾忌!
  秦飞咧嘴一笑,拍了拍胸脯:“那当然,要是她看不到我,那是她的损失……”
  当然,此话一出口,顿时一片哄笑之声。
  “花车队就要过来了。”城头上,一位二十岁许的年轻男子,一袭黄袍,遥指街头,微笑着轻声说道:“我真想看看御史大夫一会儿的嘴脸会是什么样!”
  高帽锦衣的小太监,佝偻着身子,尖着嗓子说道:“太子殿下!咱家以为,那接到绣球的人身份越是低贱,御史大夫便越是难堪。看那街边有个破衣烂衫,肮脏不堪的乞丐,哎呦,好像还断了一条腿。倒不若把绣球赐给他得了!”
  服侍在太子身后的几名侍卫和太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太子的脸上也不禁浮起笑意,摇头道:“小安子,你这主意未免也太绝了点儿。御史大夫是老臣子了,反正菜市街的人都是贱民,是不是乞丐对于他来说都差不多。待我来看看,替他选个好女婿!”
  “太子殿下请当心,这儿太靠近城头,万一有高人狙击太子殿下,倒是要提防。”在他身边,一位白衣中年人沉声说道。
  太子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有真叔您在我身边,天底下还有谁能暗算了我?父皇不是曾经说过吗?真叔一人,足抵千军万马。但纵损十万精兵,也不愿失去真叔。”
  白衣中年人面色平静如水,丝毫没有因为皇帝和太子的赞誉而飘然忘形。但是对于这句称赞,他也十分坦然的收了下来,的确如此,放眼东都乃至天下,庞真都可以来去自由。实力决定地位,以大内侍卫总管而封一等侯的,大楚王朝两百年来,仅此一例。
  那辆八匹高头大马拉着的花车从街尾转了过来,沉重的车轮缓慢的碾压着青石路面,南海沉香木做成的车身,雪山蚕丝编制的垂帘,美轮美奂的各色装饰,都只为了那一位坐在车中的少女。
  透过轻纱,只能看到她朦朦胧胧的身影,根本看不清面目。但是,站在车首左右的两名侍女,却已是十分秀丽,可想而知主人会是如何。
  御林军跟随花车,维持着秩序。宫中大太监捧着皇帝的圣旨站在车头。满街都是疯狂的百姓,无数年轻男子高声叫喊,祈求她能将手中的绣球抛出来,落在自己的面前。而车里的少女,她可曾有心爱的人?此刻,她的心中又想着谁?
  庞真轻声说道:“不知道,今天谁会成为那个幸运儿……”
  “反正不会是他……”太子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菜市街那些兴奋到狂野的男人们,冷笑道:“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抢些什么,以为那是登天门,其实却是黄泉路!”
  “太子殿下,您来选一位乘龙快婿吧!”庞真微笑道。
  太子随意看了看,满街百姓混杂无比,各种服色让他的眼睛都快花了。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日子里,没有人会穿得全黑全白出现吧,忽然间一身醒目的黑色衣服映入他的眼帘,那个年轻的巡检官正站在路边看热闹,太子随意指了指:“真叔,就那个巡检官吧。”
  庞真微微点头,五指张开,凌空冲着花车虚抓一把……
  车中的少女正在心猿意马,思绪万千。
  聪明的少女从皇帝下诏要绣球选亲开始,就敏锐的察觉到了皇室的意图。但御史大夫就算权势滔天,也根本不可能和皇室抗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车外那些令人厌烦的叫喊声,早已让她快要按耐不住怒火,手中的绣球已经被扯的有些难看。
  她漫无目的的随意朝车外望去,车边的纱帘被微风吹起,露出那张美丽清纯的脸庞,如月的娥眉、似水双眸,还有那吹弹可破的冰肌玉肤……
  那惊艳一现,让所有的男人都在癫狂叫喊,甚至不乏一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和十三四岁的小孩子。
  她嘲弄的翘起了嘴角,忽然看到一个黑衣巡检,他虽然也在嬉笑的看着花车,却一言不发,在已经有些狂乱的人群中显得十分平静。她刚刚觉得有些安慰,忽然间,手中的绣球被一股沛然无匹的力量牵动,瞬间飞出花车,朝人群中落去……
  绣球被抛出花车,菜市街的人们顿时沸腾了、疯狂了、震惊了……菜市街是整个东都最破最穷的地方,那些男人虽然喊得很欢,可从没指望过绣球会在这条街丢出来。
  红红的绣球带着长长的绸带,转眼间已经飞到最高点,绸带随风舞动,姿态万千,而绣球却坚决毅然的冲着下方那个黑衣巡检落去……
  正在看热闹的秦飞愕然的看着绣球飞到自己怀中,耳边顿时震耳发聋,菜市街的街坊们疯狂的呐喊起来……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小丫丫,兴奋的拍着巴掌:“巡检哥哥,你好棒哦!大家都想要的那个球丢到你身上了!”
  纷乱中,一队御林军分开人群,大太监捧着圣旨走到秦飞面前,尖声问道:“你是巡检?隶属何处?姓甚名谁?”
  秦飞喃喃答道:“东都巡检署南城分署菜市街分所,秦飞!”
  大太监笑眯眯的记下了他的名字职位,抬头道:“恭喜你,幸运的年轻人!”
  城头上只剩下手持干戈的御林军,庞真和太子早已不见踪影。
  而跟着花车的另一辆马车,里边的人听取了秦飞的身份之后,对车外的亲信淡淡的说道:“巡检?呵呵……我还以为是会个乞丐呢!”
  年过四旬的亲信,语气虽然平淡,却掩饰不住言语间的杀意:“老爷,菜市街这么乱,身为巡检,谁知道会有什么天灾**?我看,他未必能活到婚期!”
  马车缓缓前行,那名亲信转首朝秦飞所在望去,眉宇间一股寒意稍纵即逝。
  <script type="ad84231477a36a62df618b13-text/javascript">bookmark();</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