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各怀鬼胎
作者:吾为清风      更新:2022-07-31 14:30      字数:2430
  道友请留步之鸿蒙紫府第八十六章 各怀鬼胎
  寒风凄凄,兽吼阵阵,幽深山谷之中,剑拔弩张,局势一触即发,营帐之内,亦是琴弦绷紧,夜绝情一个不慎,便有可能遭到寒必枢的雷霆怒杀。
  眼见寒必枢阴沉如水的脸色,夜绝情依旧淡定自若,泰然处之,丝毫不觉危机逼近,淡淡笑道:“很简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寒必枢脸色稍缓,念叨一声,满脸狐疑。
  “如今大康皇朝已经宣诏天子召集令,集结天下所有大小诸侯军,于乾康城汇聚,估计此刻应当在进行誓师大会!”
  夜绝情淡笑道,一脸轻松写意,浑然不把周遭可能的危机当成一回事,犹如置身老朋友家中一般。
  “天子召集令?集结诸侯军?”寒必枢惊呼一声,怒目森然,吼道:“你们想干嘛?”
  夜绝情微微摇头,冷笑道:“不是我们要干嘛,而是康宣王要干嘛!”
  微微停顿片刻,夜绝情忽的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不着痕迹的问道:“不知寒酋长可曾记得很久很久以前,鸿蒙大陆之上似乎还存在着一个北胡部落,与贵族可是近邻啊!”
  噌!
  话音刚落,寒必枢忽的虎目圆瞪,雄浑暴戾的气势呼啸而出,狠厉的逼视着夜绝情,低沉吼道:“难道大康皇朝要对我族出兵?”眼眸阴鸷狠厉,宛若蓄势待发的猛兽。
  北胡,曾经雄踞大康皇朝北部茫茫雪山的强大部落,比之如今的北狄要强横数倍,内中高手无数,驯服的蛮兽之多非是北狄可以比拟。
  但饶是如此,在当初的天子召集令下,无尽无尽的诸侯大军齐齐集结,蜂拥而来,偌大的北胡从此成为历史尘埃。
  “难道......历史即将要在我族重演?”
  寒必枢眼睛微眯,虎拳紧握,须发矗立,滚滚阴狠煞气席卷全身,心中之愤怒雄极一时。
  良久,寒必枢才一脸平静道:“夜王子乃是大康皇朝之人,为何要来此告知老夫此消息?”
  平静的脸色下,蕴含的必定是滔天怒火,夜绝情之回答若是不能让寒必枢满意,定然身首异处,命丧于此。
  打个响指,夜绝情依旧一脸淡笑,“很简单,因为家父不久之前为奸人污蔑,得罪了康宣王,如今已经锒铛入狱了!”
  寒必枢冷笑一声,不信道:“夜赫乃是康宣王老师,大康皇朝尊贵至极的太尉,执掌对外征伐之权,有谁人可以扳倒他?”
  “总之,我那可怜的父亲就是入狱生死不知了!”夜绝情微微一笑,口气好似哀伤,可那神情却无一丝感伤之意,冷血如斯,看的寒必枢心中一寒,对于眼前这年轻王子的冷血无情认识更深了。
  观他敢冒死径直来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可见其不仅对他人冷血无情,对自己亦是冷酷残忍,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生死,一切,只为其心中想要达到的目的而行动!
  xiaoshuting.la
  足智多谋,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毫不畏死......几种秉性结合起来,夜绝情之可怕,寒必枢已经难以预料,直欲立即就此击杀此子,不让其有羽翼丰满之日,否则总有一天,北狄会为其吞噬湮灭。
  不过,寒必枢还是忍住了,不为别的,只为北狄必须要离开多年生存的恶劣环境,寻找新的栖息地,龙骨山脉的诡异变动,一直为寒必枢深深忌惮着,世代隐居龙骨山脉外围,北狄之人从未见过龙骨山脉如此变动过,直觉告诉寒必枢,不就得将来,龙骨山脉可能会迎来一场巨大的动荡,为了部落的延续,寒必枢必须立即采取决策。
  正待寒必枢思忖时,夜绝情倏地诡异一笑,道:“据密探传来消息,我那可怜的父亲竟然被人污蔑与寒酋长暗地勾结,这些年来与北狄的战斗少的可怜,所以一个通敌叛国的莫须有的罪名就加在了我那可怜的父亲身上,寒酋长,你说可笑不可笑?”
  寒必枢闻言,不知夜绝情所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还是冷冷一笑,不作回答。
  事实上近些年双方已经很少大规模作战,毕竟双方激斗多年,对彼此的作战方式都已经很了解,谁也奈何不了谁,继续征战下去,不过是互相消耗实力罢了。
  北狄消耗不起,而夜国暗中蓄势,准备兵变,亦是不愿意过多消耗兵力,如此,双方便不约而同的收敛兵力,近些年双方的战斗屈指可数,纵使是有,也只是随便打斗两下,便各自撤退了。
  夜绝情此言虽是假话,但也符合实情,一时间寒必枢也难以戳破此虚假之言,不过这些都为无所谓,如今双方都要寻求出路,在此心境下,结盟之事势在必行,至于暗地里的不和,也只待以后再做处理。
  夜绝情轻轻抚摸手指,淡笑道:“既然康宣王相信我夜国与贵族有勾结,要废除我夜氏爵位,而置我夜氏多年功劳于不顾,那我也无需过多顾忌,所幸便真的与贵族结盟,让他刘氏皇族知道招惹我的下场!”
  冷冷一哼,夜绝情眉头一挑,道:“不知寒酋长意下如何?贵族生存在此地数千载,想必已经受够了随时可能到来的蛮兽袭击之苦了吧?”
  迎上夜绝情的目光,寒必枢凝视许久,才冷冷道:“好!一言为定!”心里却是暗自发誓:“一旦离开这里,族人全部安定下来后,必须第一时间杀了夜绝情,此子......太可怕!”
  见寒必枢终于答应了,夜绝情登时呵呵一笑,声音有些怪异,令人乍寒,环视四周虎视眈眈的北狄蛮人护卫后,才轻吐道:“一言为定!”
  各怀鬼胎的二人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终于达成了协议,之后既然已经成为盟友,紧张的局势自然稍稍舒缓,夜绝情等人也被释放回去了。
  待夜绝情等人走后,寒必枢也不迟疑,当下召集整个部落,下令迁移命令,当下无数人忙碌起来,整装待发,离开这片凶险之地。
  雪巅之上,寒必枢遥望茫茫雪峰,倾听着龙骨山脉深处传来的阵阵惊天兽吼声,脸色凝沉。
  “到底是什么让龙骨山脉深处的蛮兽都感到惊恐?”
  北狄之人与蛮兽打交道多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些兽吼之中传来的惊惧之色,而之前那些游荡到外围的蛮兽,估计应当是由于过度惊恐,这才离开了原本的居住之地,毕竟纵使是蛮兽,也有自己的栖息地,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家?
  “无论是什么,都与我族无关了!”
  寒必枢淡淡自语,遥望乾康城方向,冷冷道:“乾康城,势在必得!”
  <script type="93f7caa04356de2313da04bb-text/javascript">bookmark();</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