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第一篇大漠商途(一)
作者:河边草      更新:2022-01-11 17:37      字数:3069
  将血后记第一篇大漠商途(一)
  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将沙子烤的炙热无比,有些地方,光线已经出现了扭曲。:
  金黄的沙漠,一眼望不到尽头。
  漫漫黄沙,构成了这一座天地铜炉。
  这无疑是沙漠一天中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悠扬的驼铃声,不时回响在这一片沙漠当中,长长的驼队,好像成了这方世界中唯一的生灵。
  驼队满载着货物,好像长蛇一般,蜿蜒于沙丘之间,缓缓行进。
  疲惫,燥热,干渴,让人们驼队中的人们,都失去了说话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埋头前进。
  这个时候,驼队中忽然有了些骚动,有人在大声呼喊着什么。
  驼队慢慢停了下来,很多人事不关己的忙碌起来,检查货物,照顾骆驼,也争抢着水囊,食物,却没有人坐下来休息,因为滚烫的沙子会烫熟你的屁股,扎营休息的时候,只能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
  不过,很快消息还是传开在驼队之中,有三匹连在一起的骆驼滚下了沙丘,货物没损失多少,但骆驼却不能用了。
  很多人当即松了口气,行走在沙漠中的人们,最怕的不是这个,而是遇到流沙,更可怕的则是遇到沙暴,其他的时候,只要有足够的饮水和食物,在他们眼中,沙漠也就没什么可怕的地方了。
  当然,那些都是天灾,而他们也绝对不愿意在路途之上,遇到沙匪或者其他什么凶恶的家伙
  这是一支有着十几位掌舵人的商队,开始的时候,只有十几匹骆驼,沿途不断有人加入,离开的人却很少,于是,到了现在,商队已经成为拥有数百匹骆驼的大商队了。
  由此,商人们的规矩。以货物的多少来决定权力的大小,于是,商队的掌控者,也不断在变更。
  到如今。商队说话最有份量的人,无疑是那位大食商人,一位颇为虔诚的穆斯林。
  当然,作为一个地道的豪商,谈什么虔诚。也有点可笑,他们是一群为了金子,可以跟神明或者魔鬼做生意的人,再坚定的信仰,在闪动着诱人光芒的金子面前,都可以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不然的话,这位大商人,也不会安然无事的来到这里。
  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不会改变自己的信仰,但我会尊重那些有人信奉的神明。
  换句话说。那就是到什么地方,念什么经。
  不过不管怎么说,商人们的旅途,都是枯燥而又充满了艰辛的,尤其是行走在这样一条漫长的商道上的人们。
  一夜暴富的传说,随时有可能降临到每一个人头上,但不可预测的风险一样的巨大。
  因为这是一条如此漫长的行程,来回一趟,可以用年头来计算。
  他们会碰到各式各样的部族,同样也要面对各式各样的危险。不过,这也铸就了这条横贯东西的商道的名声。
  他们不是第一批行走在这条商道上的人,在他们之前,足可称之为悠久的时间内。有很多人,都曾经行走在这条商道之上。
  但队伍中每一个人其实都明白,像他们这样一个大的商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这样的事实,会让胆大的人兴奋,却让胆小的人担惊受怕。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可以称得上平安。
  雇佣或者豢养的护卫,仆从,尽职尽责,几位掌驼人,也都经验丰富,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货物损失如此轻微,可以说,商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功不可没。
  商队的大掌驼叫库布斯,四十五六的年纪,看上去却像六十开外的老人,其实,越是这样被岁月刻画过的人,越是值得信赖。
  这样的道理,凡是在沙漠中生活过的人们,都会明白。
  库布斯有着淡棕色的稀疏头发,皮肤黝黑干燥,整个人看上去粗糙的就像沙漠中的顽强生存的老树,坚硬而又倔强。
  他们还有着一双淡蓝色的眸子,这让大家知道,他肯定有着些突厥人的血脉,但也不会怎么纯粹。
  这样的人在沙漠中很多,人们已经司空见惯,也没人会拿他的血脉来当做谈资。
  库布斯这个时候很轻松,虽然表情还是那么严肃认真,但实际上,熟悉他的人都能感觉的出来,他身上那松懈的味道。
  卡迪尔,一位长着满脸的络腮胡子,眼睛中随时随地,好像都闪着金子般的光芒的大食商人,和他重金请来的掌舵人一样,也很轻松。
  因为玉龙城,已经被抛在了身后,这里也并未如想象般混乱。
  花勒子模的那位贪婪的沙赫,也终于不见的踪影,据说已经死了,但对于一个商人而言,尊贵的人之所以尊贵,在于他们的权力,一旦失去了权力,那么,血脉也就失去了颜色,如同商人失去了全部的财产一般,也就不能称之为尊贵了。
  在他看来,花勒子模那些贵族们,终于为他们的贪婪无度付出了代价,他们再不能把持东西商道,肆意的向来往的商人们征收沉重的商税了。
  这是天大的好事儿,唯一有点可惜的是,降临在他们头顶上的灾难,不是真主赐予的惩罚,而是有一群异教徒来完成的。
  多好的地方啊,要是真主的信徒们占据了那里,应该能够让真主更加欢喜才对。
  当然,他从来不会将花勒子模国中,信奉真主,诵读可兰经的人们,视作信仰道路上的同行者。
  因为那些可恶的家伙,竟然不允许他的商队向东行进,也不允许东边的商人去到西方交易。
  这是违背真主教诲的明证,一群脑满肠肥的伪信者,比异教徒还要可恶。
  现在,异教徒打开了这扇大门,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遗憾,但他还是头一个兴冲冲的来到了这里,不得不说,他的胆量和魄力,非常值得称赞,并可以引以为豪。
  当然,来之前,他做好了很多的准备,甚至于在多年之后,再一次亲自带领驼队走上商途。
  不过,显然,占据了覆灭了花勒子模的异教徒,并不如传闻中那么可怕。
  他知道,战争还在继续,花勒子模的王城虽然已经陷落,但作为一个东方大国,并不会如此干脆的就此消失,战争也许还将持续很多年。
  不过,花勒子模确实已经亡国了,据说,经过了数十场战争,在两场关键的战役当中,他们被彻底的击败了。
  据传,花勒子模的沙赫,已经死了,他的继承人还在呼罗珊地区反抗。
  当然,这些都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平安的过了玉龙城,交出了些微不足道的商税,异教徒也向商队保证,只要商队不去那些战乱的地方,就能一路平安。
  一切都很美好,但卡迪尔还是从中嗅出了一些危险的味道。
  因为那些异教徒,在他看来,不是些无信者,就是些伪信者,这些传说中的汉人,鞑靼人,甚或是突厥人的后裔,没有信奉固定的神明。
  他们聚集在一起,却都站在了一个叫做大秦的汉人帝国的旗帜之下。
  汉人,在悄然之间,崛起于东方,再看时,已是一个庞然大物,据那些玉龙城的异教徒说起,这个帝国的疆域,已然大的不可思议。
  如果那些都是真实的,那么,西方那些尊贵的哈里发们,和这位大秦皇帝比起来,可就如孩子一般可笑了。
  当时,浮现在他记忆当中的,便是大唐两个字。
  那无疑是一个汉人建立的庞大帝国,哈里发们也曾向这个东方帝国献上敬意,这条商路,也正是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并一直延续至今。
  大秦,一个陌生的名字,但想来,应该在不久之后,很快传遍西方,他们已经表现出了力量,那么理应得到人们的敬畏。
  而让卡迪尔感到危险的不是汉人有多强大,而是他们的信仰。
  在他的记忆当中,所有的纷争,甚或是交易,都关乎信仰,从不例外。
  从大食最兴盛的时候起,一直到波斯帝国统治期间,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以神明之名发动的,所有国家间的交往,也都是信仰之争的延续。
  而大秦的汉人,没有确定的信仰,他们的到来,会给西方战乱不休的各国,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无信者,神明的毒药,可怕的字眼儿。
  卡迪尔摇了摇头,这样问题,太过深奥了,不应该由他来考虑,是那些哈里发的事情。
  商队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了,这里的酷热,也让人很难消受,也容易让人胡思乱想
  于是他派人去将库布斯叫了过来。
  今天,要将这里作为营地吗?
  不,前面就有一个绿洲,我们会赶到那里休息,补充饮水和食物,其实再过几天,我们就能看到沙漠边缘的绿色了。
  不出预料的回答,卡迪尔笑着点头,他已经从空气中闻到了绿草的味道,他并非看上去那么无用,他走过的地方,也并不比眼前这位掌驼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