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大结局
作者:吴老狼      更新:2022-01-03 08:33      字数:7341
  三国董卓大传最终章 大结局
  “为温王报仇!为王妃报仇!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在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中,董卓军开始对徐州城发动最后的总攻,总数超过五万张的脚张弓将铺天盖地的箭矢雨抛上徐州城头,六千多辆投石车一轮投掷,就能把总重量超过六百吨的巨石抛上徐州城头,密密麻麻的箭雨和石雨将天空彻底遮盖,阳光甚至无法照到徐州城墙上。
  吕布偷袭徐州城失败,不仅搭上了他的性命,还赔进去了七百多名董卓军士兵宝贵的生命,消息传来,董卓军三军震动,各营哭声不绝,康鹏几次哭昏在地,跟着吕布随军而来的貂禅听到噩耗时直接晕厥过去,被急救醒时,貂禅抱着女儿吕玲怜大哭不止,凌晨辰时,貂禅乘照看她的仆人不留意时,竟然服毒自尽,殉情而死,留下遗书托康鹏照顾她与吕布不到八岁的女儿吕玲怜。康鹏伤痛之余,颁旨追封吕布为温王,貂禅为温王妃,待救回吕布遗体后,将二人合葬,又下令全军挂孝,于初平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巳时二刻对徐州城发动总攻,为吕布和貂禅报仇,为牺牲在刘备军屠刀下的战士报仇。
  具有可怕穿透力的脚张弓特制羽箭密密麻麻的钉在徐州城墙上,远远看去,徐州城上就象长出一片片白茫茫的芦苇丛,投石车投出的巨石砸平了徐州城墙上所有的木制城楼,将青石所建的城墙砸得坑坑洼洼,半个时辰的时间,董卓军对着徐州城倾泄了上百万支造价昂贵的特制羽箭,投掷了总重量超过七千吨的大石,激起的尘土随风飘荡,远达十里。刘备军在城上的守军,不是被砸成肉酱,就是被钉成刺猬,没有一个活口留下,虽然掌握了董卓军攻城手法的刘备军没有在城上留多少守军送死,与董卓军投入的战争物资远远不成比例,但董卓军不必再吝啬物资了,这已经是最后一战,现在董卓军唯一的任务,就是消灭徐州城中的最后一股分裂力量。
  令旗招展,脚张弓和投石车的攻击应声而止。令旗再展,上万枚毒气弹掷上城头,经过改良的毒气弹不仅能致人于死命,还增加了刺激守军眼睛的辣椒,带着刺鼻辣味的青黄浓烟将城墙笼罩。令旗三展,四支各有五千人的董卓军工兵头戴活性炭所制的口罩,背着导火线,抱着火药桶并推着四辆蒙着铁皮的大车鱼贯而上,涌向徐州四门,在他们身后,是超过十万的董卓军的弓箭手与长盾手,排着整齐的横队大步冲向城墙。
  “敌人的工兵来了,快放箭。”从地道中钻出来的刘备军纷纷冲上城墙,试图放箭阻止董卓军的工兵炸城,但掩护的董卓军弓箭手已经在对着城头发射箭雨,在绝对的人数和物资优势支持下,董卓军的弓箭手将刘备军守军压得根本无法抬头,给董卓军工兵争取了布置时间,这一次炸城,每名董卓军工兵抱着一个火药桶,每队五千人四队工兵加起来就是三十吨火药,不仅如此,没有了顾忌的康鹏连他的镇军之宝硝化棉都拿了出来,就算刘备军用大石把城门封死,董卓军工兵推着的大车中各装有半吨硝化棉,足够让所有徐州城门连门带石飞上半空。
  “嗾嗾嗾嗾。”令人头皮发麻的弓弦声毫不停歇,直到董卓军工兵退回地带,董卓军弓箭手才在长盾手的掩护下依次撤回,密如蛛丝的导火索总聚到一起,竟然比水缸还要粗上几分,康鹏从帅椅上跳起来,大喝道:“孤亲自来点火。”康鹏接过火把时,所有董卓军将士都握紧了武器,愤怒的盯着徐州城惊慌失措的刘备军,咬着牙齿等待火药爆炸那一刻。
  “牺牲的将士们,孤亲自给你们报仇来了!”康鹏扯开破锣嗓子大吼一声,恶狠狠将火把扔到导火索上,洒满硫磺的导火索发出欢快的吱吱声,无数到火星散发着刺鼻的硝烟闪电般窜向徐州城下。
  “快泼水,快泼水。”徐州城墙上的太史慈疯狂的大喊指挥士兵,想用水浇湿城墙下的火药,但是董卓军的脚张弓再度发威,一波接一波,飞蝗般笼罩徐州城头,将闪避不及刘备军士兵活生生钉穿,鲜血与羽箭飞溅,顷刻之间,徐州城头已经没有一个敢站着的刘备军士兵。
  “轰隆!轰隆!轰隆!”巨响连连,徐州的土地都在颤抖,天上仿佛下了一阵碎石雨,大小不一的碎石冲天百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四座城楼,竟然被硝化棉拦腰炸上了半空,飞出数十丈,爆炸的巨大气浪甚至掀翻了董卓军最前排的士兵。硝烟过后,徐州的四道城门已经见了踪影,只剩下四道宽二十多丈的缺口和四个巨坑,还有满地的碎石。
  “咚咚咚咚!”康鹏亲自擂响进军战鼓,董卓军八大虎将各拍战马,率先冲在最前线,“报仇!报仇!报仇!”六十余万董卓军士兵齐声大喊,漫山遍野的士兵象潮水一般,以山崩海裂之势涌向徐州城,无边无际,褐色大地完全变成了董卓军军衣的玄黑色,刀枪剑戟反射出的闪光,让阳光都黯然失色,金戈似海,旗帜如林。
  “拼了!”太史慈大吼一声,拍马冲出已经炸塌的西门,单骑迎向董卓军,而其他刘备军将领和士兵已经吓破了胆,没有一个人敢跟出来,只剩下太史慈一个孤零零的身影迎向董卓军。而在东门,陈到同样拍马冲出城门,不同的是,陈到身边还有三四百名白耳军士兵。
  “杀!”太史慈冲不多远,迎面就撞来步行冲在董卓军的胡车儿,胡车儿狂吼一声,跳起半丈多高,一百八十五斤重的镔铁大棒迎面砸到,太史慈急举枪架,棒枪交加,一声巨响过后,胡车儿借力后空翻跳来,太史慈的钢枪虽然没有脱手,但双臂已经被震麻,钢枪也被砸弯了许多。但太史慈没有喘气的时间,张绣的钢枪已经毒蛇般刺向他腰间,太史慈急压下枪,勉强拨开张锈的钢枪。旁边马超已经杀到,“去死!”马超大喝,长枪迎面刺到,太史慈再勉强招架时,张绣和胡车儿又已杀到,一个砸他战马,一个刺他右肋,太史慈虽然悍勇,却无法招架两大虎将和一个怪物的联手,虽然跌跌撞撞的架开马超,战马的马头却被胡车儿砸中,张绣的钢枪也刺中他肋部,连人带马摔倒,不等他起身,旁边董卓军士兵的无数刀枪已经落到他身上,可怜一代名将,竟然命丧当场,而且尸骨不全。
  太史慈阵亡的同一刻,陈到已经和赵云交上了手,两名无比相象的武将互相比拼着谁的枪法更快,快到让对手眼花缭乱,无法看清,失败者死!在他们旁边,高顺的陷阵营也和白耳军性命相搏在一起,争夺谁是天下第一精兵的称号,失败者同样是死。拿短兵器的陷阵营招招惊险,让人心惊肉跳,手执斩马刀的白耳军式式威猛,大开大合,血与肉乱溅,人头与胳膊乱滚,杀得难分难解。
  “百鸟朝凤!”赵云虎吼一声,使出生平绝技,钢枪狂风暴雨般袭向陈到全身,一枪快胜一枪,陈到开始还能还手几招,但是在赵云刺到三十余枪时,陈到已经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了,赵云刺到九十余枪时,陈到则已经看不清赵云的枪路,只听到自己身上噗噗噗的鲜血涌出声,刺完第一百零一枪时,赵云收枪在怀,陈到则全身血染,捂着被赵云刺穿的心脏缓缓跌落下马。
  “子龙,你不必插手。”高顺一刀砍去一名白耳军士兵的人头,对赵云大喊道:“白耳军就交给我们陷阵营了。”赵云微微一笑,策马冲进徐州城,留下陷阵营在原地继续与白耳军死战。赵云刚走,高顺又大喝道:“陷阵营听令,尽屠白耳军!”陷阵营将士齐声大吼,手上短刀更快,将失去统帅的白耳军杀得溃不成军,直到杀光最后一名白耳军敌人。
  “杀杀杀!”董卓军每一名将士都在不住大喊,手上的武器比喊声更快,不住落到刘备军士兵身上,太史慈和陈到先后阵亡,刘备和诸葛亮又死活不见踪影,剩下的刘备军文官贪财,武将怕死,兵无战心,在下山猛虎般的董卓军面前,很快就彻底丧失斗志,或降或逃,丝毫不能阻挡董卓军进军的脚步。
  “顶住!顶住!”糜竺是刘备军军最后一个负隅顽抗的官员,还在不停驱赶士兵迎敌,可惜出身文官的他,在蜂拥而上的董卓军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很快,糜竺身边的士兵就全军覆没,糜竺在连中数刀后,长叹一声吐血而死,他后面的刘备军士兵也全部投降。
  虽然董卓军为了这一天,足足准备了十年的时间,但真正的战斗时间却非常之短,从炸开城墙到消灭最后一名顽抗的刘备军士兵,再到将董卓军的军旗插到刘备觉得王宫上,仅仅过去两个时辰。四万刘备军守军,被董卓军消灭一万五千余人,剩下的军队,全部俘虏。但是董卓军在战斗中,却始终没有找刘备和诸葛亮的踪迹。
  “禀报大王,我军搜遍全城,还是没有发现刘备和诸葛亮。”鲁肃向康鹏报告道:“紧急审问我军俘虏,俘虏们都说今天就没看到刘备和诸葛亮两人,只知道他们昨天晚上一直住在刘备的伪王宫里。”
  “再搜。”康鹏冷冷道:“注意搜查伪王宫的密室和地道,严查所有俘虏有无化妆痕迹,一定要找到他们。”
  其实不用康鹏下令,董崇也已经带着新董二军在刘备的王宫里挖地三尺的搜查有无密室和地道了,董崇别的不行,在逃命方面却是最拿手的,他命令士兵拆除所有墙壁,又命令士兵挑水泼地,借水流势寻找地道,折腾到傍晚,董崇率领的新董二军终于在刘备后花园的一座假山中找到了地道入口,被仇恨冲昏了头的董崇这次再没有胆小怕死,亲自率领新董二军打着火把下到地道追杀仇人,但这条不知耗费了多少力物力开凿的地道的长度远远超过了董崇的想象,长达六十余里,竟然直通徐州城外的入海河流,在这条借着天然溶洞开凿的地道中,董崇还发现了大量骸骨与骷髅,其中一些骸骨上还残余有破烂不堪的董卓军玄黑军衣,直到这时候,董卓军才知道他们几年来被刘备军俘虏的同伴去了那里。
  消息送到康鹏手中后,康鹏先是冷笑一阵,继而勃然大怒,“传令给封锁沿海的黄盖和蔡瑁他们,如果找不到刘备,他们就不用回来了。”
  ……
  康鹏的死命令下达两天后,西凉水军副都督蔡瑁的船队在波涛汹涌的黄海上堵住了一条驶向东北的渔船,虽然渔船上的人自称是被大风吹离了航道,又对董卓军水手大肆贿赂,但是因为找不到刘备而被蔡瑁骂得狗血淋头的董卓军水手还是严格搜查了渔船,终于在渔船的夹舱中找到了化装成渔民的刘备和诸葛亮。
  当刘备和诸葛亮被押到蔡瑁座舰上时,蔡瑁乐得一蹦三尺高,大呼这次要升官发财了,当即重赏水手,并且将刘备和诸葛亮提到面前,蔡瑁大笑道:“汝南王,诸葛军师,快请这边坐,在下蔡瑁,我家大王交代了,要我好好招待二位,不能怠慢。”
  “孤乃大汉皇叔。”直到此时,刘备仍然摆出皇叔架子,丝毫不见慌乱,“蔡都督请放心,孤不会逃走,会跟着蔡都督到长安,到圣上面前请罪。”
  “刘皇叔多虑了。”蔡瑁又大笑道:“我家大王还有一条命令,请到二位时,不必押上大陆,在合适的地方,就让二位自由,放你们走。”
  “放我们走?”刘备和诸葛亮都糊涂了,齐声问道。
  蔡瑁狂笑着不答,只是站在船舷观察海面,还让士兵砍伤一只活羊丢进海里,不一刻,蔡瑁大笑着让士兵把刘备和诸葛亮押来,蔡瑁亲自把刘备和诸葛亮身上绳子割开,并且小心翼翼的在两人身割出两条出血的口子,蔡瑁笑道:“二位请了,你们自由了,请下海吧。”
  “什么?你要我们跳海?”刘备大喊大叫道,他的水性虽好,却没有把握从这里游上陆地,诸葛亮则面如死灰,悄悄在袖子摸到一物。
  “刘皇叔请看。”蔡瑁指着海里游来游去鲨鱼阴笑道:“这些鲨鱼肚子饿了,刘皇叔是仁慈之人,就请舍身喂鲨吧。”
  “什么?”刘备吓得面如土色,连连后退,诸葛亮则飞快把一颗药丸塞进嘴里,董卓军士兵急去抢时,诸葛亮已经咽了气,蔡瑁扫兴的说道:“你急什么?鲨鱼还饿着呢。”说罢,蔡瑁一摆手,几名董卓军水手架起全身颤抖的刘备,顺手丢进了大海。
  “救命!救命!”刘备在海里挣扎着呼叫几声,几张血盆大口就已经落到他的身上……
  ……
  三天后,初平九年十二月初一,康鹏在徐州宣布了刘备已死的消息,并且警告唯一一个割据交州的士家,不要向刘备学习,不要再在分裂大汉的路上越走越远。同时,康鹏下令免除青、徐、豫、扬四州赋税三年,给百姓休养生息的时间。
  初平十年二月十一,交州士家飞马送来降表,接受康鹏册封的豫州牧,康鹏又命令张济接任交州牧,中华正式一统。
  初平十三年九月,在麻钢发明者郑麻的协助下,大汉钢铁实现量产,第一台蒸汽机发明。
  初平十四年六月,辽西公孙度病逝,同年靠着与刘备军交往获得大量中原技术而国力大涨的邪马台国侵略朝鲜半岛,夫余与高句丽等国抵敌不住,向大汉求援,康鹏乘机领军亲征朝鲜半岛,将邪马台国赶下大海,并扶持朝鲜半岛上的傀儡政权,收遍辽西部队。
  初平十五年元月,北方气候异变,气温比平常冷上许多,冻死无数牛羊,装备精良的董卓军骑兵乘机北伐,经过长达三年的苦战,终于将匈奴人赶出大草原,匈奴被迫西迁至欧洲避难,董卓军铁骑饮马贝加尔湖。
  初平十六年二月,第一条简陋的铁路在长安与咸阳之间建成,以蒸汽机驱动的火车虽然在首次运营中发生锅炉爆炸,但康鹏仍然强制进行蒸汽机火车的改良,一年后获得成功。同年,第一支由商人和职业军人组成的水军远征安南,掠夺安南土地与子民,取得丰厚利润。从此之后,向海外扩张成为大汉贵族与商人之间最热门的话题。
  初平十八年,随着大海船的发明,大汉海运蓬勃发展,康鹏的长子董逸也开始显露锋芒,与好友陆逊一起率领水军南征北战,先后征服爪哇,硫球和安南南部,只因董逸对不服从大汉扩张的当地土著居民手段残忍,获得小魔王称号。
  初平十九年,靠着汽车发电机的帮助,发电机发明,电报线路终于可以普及全国。同年,大汉科学院成立,院士待遇相当于四品官员。
  初平二十年四月,邪马台国与公孙度家族嫡子公孙康的残余势力勾结,再度侵略朝鲜半岛,屠杀迁居当地大汉百姓,犯下累累血案,康鹏招回在海外势力蓬勃发展的长子董逸,与长子水陆并进,第二次入朝,一举消灭公孙一家的残余势力,并再度将邪马台军队赶下大海。同时董卓军进驻朝鲜半岛,正式吞并夫余、高句丽国,在商人与新兴贵族支持下,势力持续向北发展。
  初平二十二年,董逸率姜维、郭淮等将代父远征吐蕃,当地羌族抵抗不住选择了投降,被迫内迁中原,最终被汉民族同化,野心勃勃的董逸并没有满足,继续南下天竺,靠着姜维与郭淮的出谋划策,董逸率领的董卓军最终在北天竺站稳跟脚。
  初平二十五年四月,董逸率领水军代父讨伐邪马国,尽屠当地居民,并组织人口暴涨的大汉百姓大量迁居日本三岛,董逸的小魔王之名,威震海外。
  初平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的夜里,康鹏在爱妻文鹭怀中安详去世,留下一张世界地图与大量书籍,书中全是他前生的知识。康鹏病逝当夜,蔡文姬服毒自尽。半年后,文鹭也追随康鹏而去。
  ……
  二十一世纪第六个年头某个夏日的正午,中国一个小县城的火葬场内,一名忙碌的工作人员顺手把一具尸体推进火化室中,又把另一具尸体推到火化室前,准备等前面那具尸体烧化,就把这一具尸体也推进去。可是那工人刚转过头,就听到身后传出动静,那名吓得半死的火化工回头时,发现那具尸体已经站在他面前。
  “我怎么会在这里?”康鹏揉着眼睛问那火化工人道:“你是谁?这里是那里?”那名火化工人指着康鹏,吓得话水说不出来,谁知康鹏看到了他手上的手表,大叫一声就往外跑,“糟糕,我上学要迟到了。”
  “难道我在三国时代的事,都是一场梦?”康鹏一边跑着一边想,“那些梦,太象真的了。不过我怎么会睡在火葬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火葬场距离康鹏所在的学校并不远,康鹏跑到学校大门时,距离上课居然还有二十多分钟,康鹏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被罚打扫教室了。虽然康鹏没有带教材书,不过对康鹏这样的不良学生来说,带不带教材都是无所谓的了,所以康鹏就大摇大摆的进学校大门了。
  “鬼!鬼!”一名学生指着康鹏大叫,并且撒腿就跑,康鹏认出他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正想问时,旁边已经一阵大乱,进出校门的学生尖叫着四下跑开,不敢靠近康鹏半步,康鹏大怒,“你们才是鬼!你们全家都是鬼!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诅咒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康鹏发现了他的极品老恐龙英语老师,不过平时喜欢打扮穿名牌的英语老师今天穿的竟然是清洁工的服装,全身脏兮兮的,手里还拿着扫帚和垃圾铲,康鹏凑上去时,极品老恐龙英语老师吓得尖叫着远远跑开,连头都不敢回,康鹏急忙大喊,“仁老师,仁老师,我是康鹏,你躲我干什么?”
  “她不是老师,她是学校的清洁工。”一名胆子大的男学生对康鹏说道。
  “她不是高中的英语老师吗?”康鹏莫名其妙,惊讶的问道。
  “什么是英语?”那男同学比康鹏还糊涂。
  “就是英国和美国人说的英语啊?”康鹏嘲笑那男同学道:“亏你还是高中生,你不懂地理?”
  “你才不懂地理!”那男同学反唇相讥,“全世界四大洋七大洲,就我们一个中国,那有什么蝇国霉国?”其他逐渐壮起胆子的同学也纷纷嘲笑康鹏,认为康鹏应该回小学重新学习地理。
  这回换康鹏发呆了,过了良久,康鹏才反应过来,兴奋的大喊大叫道:“那不是梦!那不是梦!”康鹏兴奋难挡,奔跑着拥抱同学,“我的天!那不是梦!”康鹏不去抱还好,一去抱同学,那些胆子再大的同学也不敢给他抱啊,全部象捉迷藏一样四处躲闪,生怕挨着康鹏,倒是从校门外进来的一名女同学来不及躲闪,被康鹏抱一个正着。
  “你找死啊!臭色狼!”一个清脆的声音呵斥道,接着一记响亮的耳光闪在康鹏脸上,这名女同学显然会些武术,打得康鹏头晕眼转,不过康鹏抱着发烫的脸看清那女同学的容貌时,不由得呆住了,“你,你是,文,文……。”
  “康鹏,你真是色胆包天。”开始和康鹏说话那名男同学大笑道:“她是我们学校新转来的学生,全省女子青年组自由搏击冠军,文璐文同学,你这次有得受了。”
  被康鹏抱过正着的文璐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揪着还没回过神的康鹏又是一拳,可怜康鹏这点小身子骨那受得了,摔了一个大马趴,正好又有一名女同学进校,倒霉的康鹏摔那里不好,偏偏摔在那女同学的裙子下,脸竟然还挨上了那女同学白皙的小腿,又是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尖叫道:“色狼啊!”接着,自然一通鞋底问候在康鹏的头上。
  当鼻青脸肿的康鹏好不容易爬起来时,不由又呆住了,眼前这名女同学和他记忆中的一人简直一模一样,旁边那男同学揉着笑得发疼的肚子说道:“康鹏,不得不佩服你的胆子,她也是我们学校新转来的同学,五省音乐比赛的亚军,蔡琰同学,和文璐同学一起,已经是我们学校最新的两大校花,你竟然敢同时骚扰她们俩,我真不知道该佩服你还是替你默哀。”
  面对两名怒气冲冲的绝色佳人,康鹏突然笑了,“你们也来了,可是我只能选你们其中之一追求,真让我为难啊。”说到这,康鹏换了副色眯眯的笑容,“要不这样吧,我让你们追,谁对我好,将来我就娶谁。”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追我还差不多,竟敢要我追你!”蔡琰和文璐异口同声的说道,叫出口后,蔡琰和文璐才发现自己刚才出现口误,两女满面通红的对瞪一眼,拳脚雨点落到康鹏身上……
  “你为什么打他?不准打,他只能让我一个人打。”
  “您为什么又要打他,他是我的。”
  ……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