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失控的“红地毯”
作者:向量      更新:2021-05-30 22:37      字数:10451
  始皇病毒四十九 失控的“红地毯”
  “别喊了,叶亭,快回来,我们就躲着这里哪里也不去,这很安全。”华强在黑暗的集装箱里,听到叶亭的喊声,马上凑到门口,对着说。
  “不行,我必须杀掉所有的僵尸,才能活着上去!”叶亭知道又往回走了两步,挡在集装箱门口。
  “哈哈……为什么不杀人呢?为什么要杀僵尸?”突然一个黝黑皮肤的人,突然出现在叶亭面前。同时,周围“呼啦”一下出现和很多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僵尸,但一看都是听命于这个黑皮肤人的。
  “郝复国?”叶亭在俱乐部里见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原来,郝复国在坟岛上的时候,从死灵的空中得知,在这艘游轮上有死灵搜集的鲜血。于是,郝复国顺着一条条管道终于找到了底层发现死灵精心搜集熬制的人血。郝复国当时就,把他们直接一口喝干,结果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僵尸王”。
  “是我,呵呵,叶亭,我很欣赏你的伸手,跟着我干干吧,我保证你荣华富贵!”
  “哼哼!你带着些人都是僵尸吧?”叶亭根没有理会他,只是冷笑一声,扫视了一圈。
  “呵呵,是啊。”
  “僵尸很容易统治,比人容易多了!咳,我说,为什不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成为我们统治世界的工具呢?杀了多可惜啊?嘿嘿……”
  “呵呵,看来你是个僵尸头子,那就让我先杀了你吧!”
  叶亭握紧短刀,向郝复国冲去,但只见郝复国一挥手,在僵尸们都为诶上来。
  也许叶亭还不知道,当这艘邮轮失去能源保障时,“红地毯”俱乐部里的13个大佬,马上就是失控了,他们共同窃取了郝复国的“死灵火焰”,分别到各个楼层去搜寻为自己效力的僵尸了。
  这其实,也是“蓝宝石公主”所说的,X事件后,不可预测性的,可怕的影响之一。这正是那一瞬间,郝复国手中的死灵火焰化成了13股,被俱乐部的13个黄金会员,直接吞到肚子里了。从而化解了他们体内的“死灵封印”,于是他们可以,逃避这艘“死灵之船”电脑系统的控制,他们只是受制于一种相当神秘的力量,这个种力量要靠邮轮和总部联系来实现,而没有了能源,他们就在游轮上失控了!
  这就是可怕的失控!
  所以,只要郝复国一声令下,这些僵尸都的不要命的往前冲。
  他们冲了过去,围住叶亭,叶亭只能一层层拨打,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郝复国突然出现在叶亭的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呵呵你还有点力气嘛……不过你知道,俱乐部里为什么叫死灵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谁挡的路就杀了谁!”在和郝复国较力的时候,叶亭憋的满两通红,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很费力。
  “呵呵……因为我的每块肉都是铁血组成的!”说着,郝复国抬起一脚,使劲一踢。只听叶亭“啊!”的一声惨叫,被郝复国一脚地飞了出去。
  当叶亭落到地上的时候,华强躲着集装箱里不停的喊叫:“别打了,别打了……”
  叶亭看了一眼华强,躺在地上,把嘴角的鲜血一抹,一手撑着地板,一手紧紧的攥住尖刀。
  她大大的眼睛,微微一瞄,用火一样的目光看了一眼郝复国,她突然,使劲跳起来,用力往后蹬墙,让自己的身体,像一个飞镖一样向郝复国径直飞过去,而那把匕首就是飞镖的尖!直逼郝复国的头!
  哼,就算你是钢铁打造的,我这快的速度,也能你把撞扁!
  再看,郝复国他面不改色,看着横空飞来的叶亭,当这把“匕首”,将要接近自己的时候,突然,他伸手一拽,从身边拉过一人,匕首深深的插在那个人的身上。
  郝复国笑了笑,他突然抓住叶亭的手腕,像侧面一拽,想把叶亭而脖子拽到自己的嘴边。
  不好,这样郝复国会咬断自己的喉咙的,叶亭立刻伸出另一只手,去掐对方的喉咙。哼,我要先发制人!
  郝复国王立刻躲开,又突然抬起一脚,把直逼叶亭的心口,叶亭一看立刻侧身闪开,但还是被郝复国从下面突然勾起的一拳打中。
  郝复国的力气果然很大,叶亭立刻被打飞,向后划过一条弧线,重重的落在地上。
  这时,叶亭在地上已经苦不堪言,围在四周的僵尸们一看,想立刻冲上来,分吃这块“嫩肉”!
  “停!”死灵突然大手一挥,“我要她活着,我要亲口喝她血!”
  于是,僵尸们立刻站住了,只是把圈为的更小了。僵尸王抬起一根手指,对着叶亭勾了两下。
  “别打打了,我们多躲起来吧!这里黑他们看不到,我们可以在把门也锁上……”华强看着叶亭,向孩子一样着急的喊。
  叶亭看着郝复国的挑衅的动作,咬着牙,又站了起来。
  “我们打不过他,别打了!”华强拉着叶亭手,“我不想让你死!”
  叶亭看着华强,微微笑了一下,突然认真的说:“华强,还记我们小时候,抢玩具的而事情吗?那年我三岁,有个大孩子突然抢了我们的玩具。我们要,但他不给,你还要,他就打我们,越是,你更加疯狂的跟他要,还不要命的跟他打,你打不过他,但你还去打,当时我哭了,我拉着你不让你去打,说玩具我们不要了,华强,你还记得当时你说的是什么吗?”
  “不不知道?可是,不想你让你打了,你都流血了!”
  “华强,你当时说……呵!”叶亭看着哭喊的华强,摇着头,苦笑了一下,又看了看外面淫威十足的死灵郝复国,她脱掉蓝紫的皮夹克,胳膊抡了两下,双手攥紧拳头,在胸前,有摆出一个有力的姿势。然后,大喝一声。冲了出去。
  叶亭上身穿着蓝紫色背心,下身是一个短裙,如黑夜中夜空闪过的蓝色霹雳,拳拳生风,脚脚出威。郝复国微微一笑,立刻伸出拳脚,去抵挡呼啸而来的叶亭。
  可是,郝复国不知道是怎么练就的这一身钢筋铁骨,不仅蛮力过人,而且,阴招连出,招招夺命。
  只见,郝复国一侧人,把双拳护档,故意把头部漏出,引诱叶亭使出“仙人摘星”,去突袭他眼睛。然后,郝复国突然一个“狮子摆头”,躲开叶亭同时,拳头从下面突然打出,这是一计“黑虎掏心”,直逼叶亭命门。
  叶亭往后一闪,一个燕子搭桥,同时立刻回拳,去抓他的手臂。
  郝复国阴险的一笑,另一个拳头突然伸出,以泰山压顶之势,从上而下的打出。“哼哼,看你抓我,还是放我!”
  是的,在这时候,叶亭抓也不是,放也不是,郝复国两手攻击的地方都是自己的要害。
  这时,叶亭正身子后仰,双手抓住对方掏心的黑拳,而对方的另一只拳,也雷霆万钧的打下来,而自己的重心已经不在自己脚上了,腰和腿用不上力,就能不能及时有效的躲闪。
  怎么办?
  只能硬挡了!
  叶亭立刻腾出一只手,在当空托起,搭在抓在对方一个手腕的手臂上,一个合十挡在自己胸前。
  可是,叶亭的手臂能挡住郝复国这雷霆万钧的力量吗?
  只听“咔嚓!”一声,叶亭的一只手臂被打断了!
  那个僵尸王,马上紧接着一个霸王踢!
  “啊!”叶亭又一次,被踢飞了,想流星一样落在集装箱前,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喷鲜血。
  叶亭感到自己身体一侧的肋骨完全被踢断了,背后的脊椎骨也几乎全部错位了。
  叶亭抱着自己的手臂,蜷缩地上,侧躺着浑身在瑟瑟发抖。
  这是,郝复国慢慢走过来,用一个手指,在叶亭的鲜血横流的嘴角轻轻一抹。
  叶亭,头猛地往后下意识的一躲,让她嘴半张着,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她只是瞪大了眼睛,愤怒但又恐惧,。
  “呵呵,多新鲜的血啊,呵呵,最喜欢喝你这样小妞的血了。”郝复国舔着自己黑紫的嘴唇。
  叶亭动了动舌头,试图想说点什么,但下颌根本不听使唤了,她每一个小动作,都只能在是五脏六腑的撕裂般剧痛的基础上,在增添一阵焦心苦难。
  她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通过半张的嘴,使劲而喘了两口气,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从嘴里“呲”的,吐出一口鲜血!
  虽然,这口鲜血已经看不出“吐”,几乎可以说是从嘴里“流”出来的,但是,这足以表示,她对死灵的鄙视!这足以表示她叶亭的刚烈,和永不服输的精神!
  “哈哈……有性格!”死灵郝复国看着叶亭的反应,笑的更得意,更****了!“不过,这样的血最可口了!放心吧,那我不会让你死的!”他突然停顿一下,离叶亭更近一点,“至少,在我喝干你的血之前不会,哈哈……”
  周围的僵尸也在跟着淫笑,欢呼。
  “别喊了,叶亭,快回来,我们就躲着这里哪里也不去,这很安全。”华强在黑暗的集装箱里,听到叶亭的喊声,马上凑到门口,对着说。
  “不行,我必须杀掉所有的僵尸,才能活着上去!”叶亭知道又往回走了两步,挡在集装箱门口。
  “哈哈……为什么不杀人呢?为什么要杀僵尸?”突然一个黝黑皮肤的人,突然出现在叶亭面前。同时,周围“呼啦”一下出现和很多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僵尸,但一看都是听命于这个黑皮肤人的。
  “郝复国?”叶亭在俱乐部里见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原来,郝复国在坟岛上的时候,从死灵的空中得知,在这艘游轮上有死灵搜集的鲜血。于是,郝复国顺着一条条管道终于找到了底层发现死灵精心搜集熬制的人血。郝复国当时就,把他们直接一口喝干,结果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僵尸王”。
  “是我,呵呵,叶亭,我很欣赏你的伸手,跟着我干干吧,我保证你荣华富贵!”
  “哼哼!你带着些人都是僵尸吧?”叶亭根没有理会他,只是冷笑一声,扫视了一圈。
  “呵呵,是啊。”
  “僵尸很容易统治,比人容易多了!咳,我说,为什不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成为我们统治世界的工具呢?杀了多可惜啊?嘿嘿……”
  “呵呵,看来你是个僵尸头子,那就让我先杀了你吧!”
  叶亭握紧短刀,向郝复国冲去,但只见郝复国一挥手,在僵尸们都为诶上来。
  也许叶亭还不知道,当这艘邮轮失去能源保障时,“红地毯”俱乐部里的13个大佬,马上就是失控了,他们共同窃取了郝复国的“死灵火焰”,分别到各个楼层去搜寻为自己效力的僵尸了。
  这其实,也是“蓝宝石公主”所说的,X事件后,不可预测性的,可怕的影响之一。这正是那一瞬间,郝复国手中的死灵火焰化成了13股,被俱乐部的13个黄金会员,直接吞到肚子里了。从而化解了他们体内的“死灵封印”,于是他们可以,逃避这艘“死灵之船”电脑系统的控制,他们只是受制于一种相当神秘的力量,这个种力量要靠邮轮和总部联系来实现,而没有了能源,他们就在游轮上失控了!
  这就是可怕的失控!
  所以,只要郝复国一声令下,这些僵尸都的不要命的往前冲。
  他们冲了过去,围住叶亭,叶亭只能一层层拨打,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郝复国突然出现在叶亭的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呵呵你还有点力气嘛……不过你知道,俱乐部里为什么叫死灵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谁挡的路就杀了谁!”在和郝复国较力的时候,叶亭憋的满两通红,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很费力。
  “呵呵……因为我的每块肉都是铁血组成的!”说着,郝复国抬起一脚,使劲一踢。只听叶亭“啊!”的一声惨叫,被郝复国一脚地飞了出去。
  当叶亭落到地上的时候,华强躲着集装箱里不停的喊叫:“别打了,别打了……”
  叶亭看了一眼华强,躺在地上,把嘴角的鲜血一抹,一手撑着地板,一手紧紧的攥住尖刀。
  她大大的眼睛,微微一瞄,用火一样的目光看了一眼郝复国,她突然,使劲跳起来,用力往后蹬墙,让自己的身体,像一个飞镖一样向郝复国径直飞过去,而那把匕首就是飞镖的尖!直逼郝复国的头!
  哼,就算你是钢铁打造的,我这快的速度,也能你把撞扁!
  再看,郝复国他面不改色,看着横空飞来的叶亭,当这把“匕首”,将要接近自己的时候,突然,他伸手一拽,从身边拉过一人,匕首深深的插在那个人的身上。
  郝复国笑了笑,他突然抓住叶亭的手腕,像侧面一拽,想把叶亭而脖子拽到自己的嘴边。
  不好,这样郝复国会咬断自己的喉咙的,叶亭立刻伸出另一只手,去掐对方的喉咙。哼,我要先发制人!
  郝复国王立刻躲开,又突然抬起一脚,把直逼叶亭的心口,叶亭一看立刻侧身闪开,但还是被郝复国从下面突然勾起的一拳打中。
  郝复国的力气果然很大,叶亭立刻被打飞,向后划过一条弧线,重重的落在地上。
  这时,叶亭在地上已经苦不堪言,围在四周的僵尸们一看,想立刻冲上来,分吃这块“嫩肉”!
  “停!”死灵突然大手一挥,“我要她活着,我要亲口喝她血!”
  于是,僵尸们立刻站住了,只是把圈为的更小了。僵尸王抬起一根手指,对着叶亭勾了两下。
  “别打打了,我们多躲起来吧!这里黑他们看不到,我们可以在把门也锁上……”华强看着叶亭,向孩子一样着急的喊。
  叶亭看着郝复国的挑衅的动作,咬着牙,又站了起来。
  “我们打不过他,别打了!”华强拉着叶亭手,“我不想让你死!”
  叶亭看着华强,微微笑了一下,突然认真的说:“华强,还记我们小时候,抢玩具的而事情吗?那年我三岁,有个大孩子突然抢了我们的玩具。我们要,但他不给,你还要,他就打我们,越是,你更加疯狂的跟他要,还不要命的跟他打,你打不过他,但你还去打,当时我哭了,我拉着你不让你去打,说玩具我们不要了,华强,你还记得当时你说的是什么吗?”
  “不不知道?可是,不想你让你打了,你都流血了!”
  “华强,你当时说……呵!”叶亭看着哭喊的华强,摇着头,苦笑了一下,又看了看外面淫威十足的死灵郝复国,她脱掉蓝紫的皮夹克,胳膊抡了两下,双手攥紧拳头,在胸前,有摆出一个有力的姿势。然后,大喝一声。冲了出去。
  叶亭上身穿着蓝紫色背心,下身是一个短裙,如黑夜中夜空闪过的蓝色霹雳,拳拳生风,脚脚出威。郝复国微微一笑,立刻伸出拳脚,去抵挡呼啸而来的叶亭。
  可是,郝复国不知道是怎么练就的这一身钢筋铁骨,不仅蛮力过人,而且,阴招连出,招招夺命。
  只见,郝复国一侧人,把双拳护档,故意把头部漏出,引诱叶亭使出“仙人摘星”,去突袭他眼睛。然后,郝复国突然一个“狮子摆头”,躲开叶亭同时,拳头从下面突然打出,这是一计“黑虎掏心”,直逼叶亭命门。
  叶亭往后一闪,一个燕子搭桥,同时立刻回拳,去抓他的手臂。
  郝复国阴险的一笑,另一个拳头突然伸出,以泰山压顶之势,从上而下的打出。“哼哼,看你抓我,还是放我!”
  是的,在这时候,叶亭抓也不是,放也不是,郝复国两手攻击的地方都是自己的要害。
  这时,叶亭正身子后仰,双手抓住对方掏心的黑拳,而对方的另一只拳,也雷霆万钧的打下来,而自己的重心已经不在自己脚上了,腰和腿用不上力,就能不能及时有效的躲闪。
  怎么办?
  只能硬挡了!
  叶亭立刻腾出一只手,在当空托起,搭在抓在对方一个手腕的手臂上,一个合十挡在自己胸前。
  可是,叶亭的手臂能挡住郝复国这雷霆万钧的力量吗?
  只听“咔嚓!”一声,叶亭的一只手臂被打断了!
  那个僵尸王,马上紧接着一个霸王踢!
  “啊!”叶亭又一次,被踢飞了,想流星一样落在集装箱前,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喷鲜血。
  叶亭感到自己身体一侧的肋骨完全被踢断了,背后的脊椎骨也几乎全部错位了。
  叶亭抱着自己的手臂,蜷缩地上,侧躺着浑身在瑟瑟发抖。
  这是,郝复国慢慢走过来,用一个手指,在叶亭的鲜血横流的嘴角轻轻一抹。
  叶亭,头猛地往后下意识的一躲,让她嘴半张着,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她只是瞪大了眼睛,愤怒但又恐惧,。
  “呵呵,多新鲜的血啊,呵呵,最喜欢喝你这样小妞的血了。”郝复国舔着自己黑紫的嘴唇。
  叶亭动了动舌头,试图想说点什么,但下颌根本不听使唤了,她每一个小动作,都只能在是五脏六腑的撕裂般剧痛的基础上,在增添一阵焦心苦难。
  她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通过半张的嘴,使劲而喘了两口气,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从嘴里“呲”的,吐出一口鲜血!
  虽然,这口鲜血已经看不出“吐”,几乎可以说是从嘴里“流”出来的,但是,这足以表示,她对死灵的鄙视!这足以表示她叶亭的刚烈,和永不服输的精神!
  “哈哈……有性格!”死灵郝复国看着叶亭的反应,笑的更得意,更****了!“不过,这样的血最可口了!放心吧,那我不会让你死的!”他突然停顿一下,离叶亭更近一点,“至少,在我喝干你的血之前不会,哈哈……”
  周围的僵尸也在跟着淫笑,欢呼。
  ----------------------------------------------------
  “嚓!”
  “你在‘7秒钟’后会死!”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却如刀片一样,越薄越锋利,它划拨货仓里恶臭的空气,直逼死灵的耳朵。
  魔王突然突然停止狂笑,大手一挥,仓库里立刻静了下来,大家往黑暗的集装箱里看。
  只见,那里有个闪动着一个蓝色的小火苗,形状如火箭的尾巴喷射而出,像是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火种,只有小小的第一个点,但注意打破整个黑暗的统治,在它喷薄的速度里,完全可感受到一种无法遏制的强大力量,不断增长的力量!
  华强静静的坐在轮椅上,一手拿着他从叶亭外衣中拿出的一张纸。另一只手里举着打火机,那极亮无比的蓝色小火苗就是从打火机里喷出的。
  借助火苗的光亮,可以看清,那张纸,是一幅画:不太流畅的蓝色波浪线条是海,火色的线团是沙滩上的篝火,大大小小的五角星虽然画的歪歪扭扭,但不难看出,那代表天上的星星,两个小人就是华强和叶亭,在华强的手里还抱着一个糖葫芦样子的东西,那应该是弹吉,华强在弹,叶亭在唱……
  还可以看清,在一头火红的头发下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那眼睛如漠北荒原上的野狼,刺骨的寒风砥砺出它的明亮,大漠的砂土磨练出它的精魂,旷野的辽阔润染了它的内质,只有这样的眼睛,才能在杳无人迹的地方生存,只有这样的眼睛在接通天地间的灵气,只有这样的眼睛才能熬过生死的磨练,迎来它复苏和觉醒的那一刻!
  叶亭还在地上蜷缩着,可你她脊柱已经断了,没有扭头的力量了,她只能略微把嘴巴张的更大一些,但却说不出一个字……
  是的,她听了华强的声音,虽然只是只有八个字的一句话,叶亭意识到,华强醒了!
  哪怕只有一个字,叶亭也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华强的信念!
  “叶亭,我当时说,只有拼才有梦!”
  叶亭又一次听到这沙哑而冷如冰锥的声音,全身在剧烈的抽搐,他激动了,她又一次确认,是的华强苏醒了,华强回来了!
  虽然,她的嘴角只是微微抖动了一下,她的眼中只是滚下两颗泪珠,而她的内心早已如电闪雷鸣般兴奋和狂喜!
  “哈哈,一个坐在轮椅上人,哈哈……还举着打火机?哈哈……”魔王郝复国摊开手,向周围僵尸们做了个取消华强的动作,跟他们群笑了一下,然后不屑的问华强,“你说什么?啊哈哈……”
  “我说你‘3秒钟’后死!而且其他人是在‘5’秒钟后死。”
  “什么?!啊哈哈……凭什么,凭你手中的打火机烧死我!啊哈哈……”
  其他的人也在捧腹大笑。
  但叶亭还在地上蜷缩着,她没有力量说话,但嘴唇紧紧绷着,她相信华强,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
  华强确实醒了过来了,他立刻表现出他特有的品质,一旦想好,立刻就做,他绝不会受到周围的人半点干扰,那股子做事的劲头,如针尖,如锋芒!
  第一秒钟,把那幅画折起来,放在兜里;
  第二秒钟,手在轮椅的车轮上往外一掰,“噌”的拎起,“唰”的抬手一甩;
  第三秒钟,一道火光以极快的速度闪过,就像是子弹在枪管里生出的火花,就像是把闪电浓缩到这小小的仓库里,在肉眼几乎无法看到的一道火线之后,车轮横插在集装箱的墙壁里。经跟着,“噗嗵”一声,僵尸王人头落地;
  第四秒钟,有些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人都看呆了。华强面无表情的掰下另一个车轮,同样的动作“唰”的抛出;
  第五秒钟,一道火光在货仓里转了一圈,如果从上面往下看,心就像是一个细细的火圈,向外扩散了一下,如果侧着看,就像是一条红色的射线,弹射而出,所有的僵尸连喊叫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脑袋,像是都被一刀砍过的韭菜地,纷纷滚落。
  火光就是速度的表现,车轮在接近光速的状态中飞旋,它和空气摩擦而产生了火,就像砸向地球的岩石,划过大气层会燃烧一样,那是它和空气摩擦的结果。
  华强站起,走到叶亭跟前,看着叶亭眼睛里闪烁的泪花。这是哭也是笑,是渴求被充盈后的激动,是呐喊被回应后的心潮,她多想对华强说点什么,但只能半张着嘴,鲜血还在嘴角流淌着。
  华强轻轻在叶亭的嘴角吻了一下。“亲爱的,你马上会好的。”
  华强回复了往日那冰凌般的目光,但在叶亭的心里却比火还温热。
  他慢慢拉起叶亭的胳膊,突然,一扯一拽,又抓起她的脊柱骨,“咔咔”一扭……华强先要把她断裂的骨头对接摆正。
  “啊——”叶亭本来是没有力气发出声音的,但她被这种从未体验过剧痛,激发的大叫了一声。
  叶亭也没有以内剧烈的疼痛昏死过去,因为她能看到华强,也因为她自身无比坚强的性格。
  华强听到叶亭的叫声,细长的嘴角微微一抬,拿起手里的打火机,对着她刚刚料理过的骨头伤痛处,“嚓”的一声点燃。
  华强看着惊讶的叶亭,知道她心里的疑问,华强说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这打火机里燃烧的不是气体,不是火,而是光!是与时间并行的光!”
  是的,燃烧的是光!这是华强在这个空间的边缘,听第一代黑暗代理人告诉他的。所以,华强先把叶亭的骨头对接好,然后点燃她骨头周围的“时间”,本来需要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愈合的伤,在几秒钟内就已经被燃烧掉了。所以,华强的打火机,虽然只是在叶亭伤口上燃烧了几秒钟,但是相当于,叶亭的伤口已经过修养了几年的时间了。
  不到一分钟,叶亭就能从地上跳起来了,她激动地抱着华强不停的狂吻。
  是的,当华强从时空边缘回来的时候,他没有了心脏,变傻了,但是,在混沌和原始的梦寐中,华强终于在叶亭的激发下,找到了可以跨越这个时空的方法,他恢复了,他站起来了!
  冬眠,不是退缩,也不是躲藏,是为了来年春天苏醒以后,动作更加灵敏,精力更加旺盛。华强经历了一场蝉变,他将伸出神秘的翅膀在黑暗中前行!
  华强带着叶亭,从刚才掉下来的那个地方,又跳上去。
  正巧逮住阿布和阿布他爹,叶亭揪住两人,想动手杀了他们,突然被华强拦住。
  “叶亭,还记得我第一救你命的时候吗?”
  “就是那次我想做梦一样打死了铁牛,然后,你带着从玫瑰坊里逃出来那次吗?”
  “是的,那次我发现就一个人的方法,当然现在开始是方法之一,就是在死亡时间,杀一个而该杀的人,就死一个该救的人,也许这个方法可改变,但是我们原则不会变,我之杀该杀的人,救该救的人,这是我拥有死灵火焰的意义。特别是当你无意中杀了那个卧底时,我就告诫自己,不能贱用自己的能力!”
  “可是我们总不能靠打洞,往上面一层一层的钻吧?”
  “我愿意!我愿你给你们打洞,包在我身上吧!”阿布立刻跳起来,连忙喊。
  华强没有回答阿布的话,而是独自想了一下,他默默的低着头,用修长的指头,摸摸自己略微下勾的鼻尖,突然他一抬头,转身向电梯口走去。
  华强就是这样,常常默不作声,我型我素,果敢大胆,而又或不张扬。特别是当他对自己的想法还不太肯定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发言的。
  华强突然回忆起来,在F-36C战斗机上的时候,他和赵自求也是被电脑控制系统锁住了,但是,他们最终还是战胜了电脑。那时能,现在应该也能!
  对着摄像头,冷冷的说,“赵自求,你在吗?”
  屏幕上没有反应,叶亭急了,他突然跳过来大叫,“赵自求,你死哪里去了!”
  “来了来了——”屏幕上一阵雪花,赵自求出现在屏幕里,“哦,华强兄弟,你站起来了!”
  “赵自求,你我要找到一种打开楼层封闭的方法!”
  “这个……原则上讲是能的……”赵自求支支吾吾的说,“根据群殴赵自求总结的定律,只要是能够运行的程序,都有他破解的方法。知道吗?程序和病毒是并存的!没有破解方法的程序是不存在的……”
  “赵自求别?嗦了!”叶亭突然大叫。
  “好好,让我看看……”说着,赵自求噼里啪啦的打着电脑键盘,“电脑的这套非线性感应系统,其实是皆可了未来世界的某种神秘力量,让我看看……是什么?嗯——是掌管复活权力的死灵火焰,是的,哦,太好了,正好他们被分解成十三股力量,分别在13层,只要你把这每一层的火焰力量消灭掉,你那一层的封闭程序就自动失效了。”
  “就是说,只要杀掉每一层的大魔头,我们就能离开这一层了。”叶亭突然兴奋的喊。
  “看来我们这一层,已经通过了。”华强微微抬起细长的嘴角。
  但是,华强并没有急于上楼,他并不是怀疑刚才杀那个人不是死灵,而是想考虑到赵自求的分析未必准确。所以,当叶亭想蹿上楼梯的时候,被华强一把抓住了。
  这件微妙的事情,被老阿布发现了,看了看阿布,对华强悲壮的说,“让我来做一个是实验吧,我只有一个请求:如果我死了,请放过阿布。”
  华强听到这话,看着阿布它爹,像他一贯表现的那样,没有吱声,只是在心里说:这是个悖论。
  悖论?
  叶亭可没有华强那么含蓄,他直接就对着老阿布喊到:“老家伙,你跟我们玩文字游戏是吗?如果你你死了,我们必须执行原来的方案,杀光僵尸,而让我们华强放过阿布……”
  “哦,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为我儿子找条生路……”
  “爹!被跟这些人说废话了,他们的心肠比我们僵尸还硬!”阿布过来打住他爹说。
  老阿布争夺他儿子,又一次拽着华强的胳膊说,“华强,我见过着这种人,虽然话不多,但你是最公平的,好吧,我不要求你什么,只是希望,希望你能保护我儿子。”
  说完,老阿布扭脸就向楼梯上冲去。
  “唉!”
  只见老阿布刚转身,就撞在华强突然抬起的手臂上。华强的红色的头发,微微震了一下,他冷冷的说道,“你的儿子,最需要的不是保护,而是你能活着。”
  这时,华强想走廊里走了两步,拎起一具尸体,往楼道上一扔。
  “噗嗵”一声,像个沙袋一样,完完整整的落在了楼梯上。
  这时,周围的人显示愣了一下,才突然反应过来,是啊没有必要拿活人做实验!这个都到安全了,不会“砍人”了!
  大家欢呼这,冲上了二楼。
  这时,华强突然发现叶亭消失了。
  大约二分钟后,叶亭回来了,原来,她去武装了一下。
  在她的“紫罗兰”衣服外面,完全武装了一遍,腰里别着两把枪,皮靴里插着尖刀,背上还背着一杆长枪。手里提着一把从消防栓里拿下来的的斧子。
  华强看着叶亭的打扮,微微一笑,他还穿着从俱乐部里出来时的黑衬衣,下身是条普通的黑色牛仔裤,身上唯一的装备,就是那个神奇的打火机了!
  ————————————
  就这样,华强和叶亭一路劈杀到顶,在血腥的杀戮和逃亡之后,他们终于乘坐游轮,来到一个如世外仙境般的小岛,在树林的边缘建造了他们梦幻般的房屋屋。房屋前是白色的沙滩,夜晚他们常常在星光点燃篝火,晚上弹着吉它,叶亭在唱歌,就像他们小时候,在那幅画里画的一样……他们过着幸福而快乐的生活。
  随着岁月的流逝,华强看着自己心爱的叶亭渐渐老去,而自己却没有什么变化,永远停留在19岁的样子……
  ——————————————
  本书完!!!
  大伙可别忘了去收藏向量的新书《逃到异界当魔王》啊!
  书号1579889
  一定要收藏!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