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人间
作者:醉拍阑干      更新:2021-05-25 21:57      字数:4393
  飞云诀终章 人间
  这一场逆转,成了靖难之役的转折之战,从此,朱棣由守而攻,应天由攻而守。而此时,胡世杰和沐英之子沐春也起兵响应。在陆续付出巨大的伤亡之后,燕王大军干脆绕开铁铉镇守的山东,直接往南总算推进到了应天城下。镇守城门的李景隆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得罪青甸镇,干脆打开城门,降了。
  奉天殿内,朱允炆木然地挺着皇城外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木然地望着空荡荡的朝堂,手上握紧了当年云霄给他的那只铁盒子,身边只有黄大有、赵十两、崔德、武平修这几个老人。
  “黄大伴,你们都走吧……”朱允炆惶然无措地道。
  “万岁,”黄大有恭敬道,“当年青甸侯尚有妙计留存……”
  朱允炆看了看手中的铁盒,狠了狠心,张嘴咬破中指,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锁头上。铁盒“啪”地一声打开,里面是几张薄薄的信笺。朱允炆取出信笺,拿在手中细细地看了过去,看着看着,手却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黄大有不顾君臣之礼,也凑过脑袋过去细看,看过之后,脸色却未有什么变化,只是躬身行礼道:“三十五年前的一桩誓言,居然在今日应验,还请万岁定夺。”
  朱允炆面若死灰,摇头叹息道:“罢了……原来我父亲早就知道有这一天……走吧,皇爷爷的寝宫里,有一条秘道……”
  赵十两亦是躬身道:“侯爷的人已经在出口准备好了……”
  朱允炆面无表情地了头,起身跟着黄大有等人离开。是日城破,奉天殿大火,殁于火者,不知凡几。燕王入宫,遍寻建文皇帝不得,无奈之下群臣拥戴,择日登基,改元永乐。
  ……………………………………
  光阴荏苒,战乱许久的天下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太平,这些年风调雨顺不,整个天下也处处歌舞升平。大明朝隐隐有了盛世之兆。
  青甸镇外,依旧热闹繁忙,到处都是往来的江湖客,手头窘迫的可以来,有了纠纷的可以来,受了委屈想要报仇的可以来。隔三差五地就有江湖人相约在秀雪楼决斗,了结几代人的恩怨。
  镇外的官道上,匆匆赶来十余骑士,人人都是身形壮硕,胯下马匹也都是难得一见的西域良马。为首一人已到中年,却双目有神,不怒自威。
  秀雪楼的后院里,须发花白的云霄看着一封画满蝌蚪的书信,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旁边的柳飞儿问道:“卡瑞拉的信上都了什么?看你开心成这样!”
  云霄放下信笺,笑道:“她们复国的事儿成了,还顺便教训了旁边几个不开眼的国,如今俨然有大国做派……”
  “你调教了这么久,还不能成,那才叫怪呢!”蓝翎笑眯眯地道,“倒是今儿外面又是闹哄哄的,又是谁来打架了?”
  柳飞儿撇撇嘴,不屑道:“两个年轻后生。这两个子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结果呢,谁都不让谁,掐起来了,前前后后打了几年,这怨早就结下了!”
  蓝翎也不屑道:“好端端地,不趁着年轻做儿事业出来,却为了一个女人掐上好几年,真亏得他们有那闲工夫!女人又不是战利品,谁打赢了归谁,他们这么做,是尊重女人么?自己好面子而已!还不是把女人当牲口?”
  柳飞儿无奈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闺秀,被人当作战利品了也不知道!”
  “是我呀!”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一道淡黄色的人影旋即走进了房内。
  云霄苦笑到:“不会吧?敏儿你都徐娘半老了,还能勾搭这些半大子?”
  王敏儿咯咯笑道:“我哪有啊!前年我去给我男人上坟那事儿还记得么?我现在是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暴露身份?结果他们两个居然抢着护送,我也没办法嘛……”
  云霄苦着脸摇头道:“那你中意哪一个?虽然能做你儿子了,不过招个女婿回来也算凑合!”
  王敏儿大咧咧地做到云霄身边,伸出拇指笑道:“只要能有干爹一半,我再嫁一次也无妨……”
  一直躺在房梁上睡觉的张淑惠揶揄道:“那你还是等下辈子吧!”
  这时候,一个断臂老兵匆匆跑了进来,地上一份名帖,恭敬道:“侯爷,有贵客求见,用的是落叶谷的标记。”
  云霄一愣:“不会吧?师父师娘一云游就是十几年,不会又收了什么徒子徒孙了?”
  柳飞儿笑道:“或许是你那宝贝徒儿出去游历传回的消息。”
  云霄将信将疑地接过名帖,打开一看,脸色严肃起来,对老兵道:“请他们进来,另外,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老兵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几个人便在老兵的带领下走进了后院。为首那人,见到云霄立刻撩起了长袍,口中道:“弟子见过恩师……”
  云霄单手虚抬,微微摇头道:“不用行礼,你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哪里有向侯爵行礼的道理?”
  王敏儿却一下子跳了起来,冲上前揪住那人的耳朵道:“唉呀呀,老四啊老四,你都当皇帝了呀!快让我揍两下,这年头能揍皇帝的,我算头一份儿了……”
  朱棣顿时脸涨得通红,吃惊道:“敏儿姐?你不是已经……”
  王敏儿嘿嘿一笑:“姐姐舍不得你这个老四嘛!”
  朱棣看着云霄微笑的表情,当下顿时恍然,仍由王敏儿一阵折腾。柳飞儿哭笑不得地上前道:“行了行了!敏儿别作弄老四了,快坐下。”
  朱棣身后的汉子却大笑了起来:“老弟,可还记得老朱?”
  云霄亦是大笑道:“化成灰都认识!”
  蓝翎则招招手笑道:“大和尚又当官儿了?”
  道衍一脸微笑道:“诚非所愿哪!”
  云霄却四下看了看,问道:“妙云呢?怎么没来?”
  朱棣挠挠脑门,尴尬道:“留在沧州行在教训儿子呢!”
  云霄抚掌笑道:“这丫头的脾气,你离她远儿也算解脱!”罢,转而问道:“老古替你办的事儿可曾办好?”
  朱棣连连头道:“很好!很好!第一批船队来年就能启航了,我让三宝带队去的,这子立下的战功不……”
  云霄呵呵笑道:“三宝……我知道!就是当年浣衣局那个给杨妃送衣服的内侍吧?不错,不错,这孩子挺稳重,听你起兵那会儿,他还救过你。”
  朱棣连连称是。这时候门外闪进一个人影,看到朱棣等人,托在手上的茶盘顿时落地。瓷片摔碎的声音惊动了朱棣。朱棣转过头,更加吃惊了:“秋……秋……秋姑姑……”
  徐秋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连忙挥挥手道:“别问我!别问我!我不知道被谁下了药,迷迷糊糊就上了江边的船,跳进江水才醒过来,结果一下子被人拖进了水,后来……就到了这儿了……”
  朱棣立刻狐疑地看着云霄。
  云霄尴尬地摸摸鼻子道:“老四你是知道我这癖好……”
  旁边朱能却打消了起来:“行啊老弟,老当益壮!”
  朱棣的眼神却严肃了起来,认真地问道:“当年,毛骧已经死了,却没有死;敏儿姐姐死了,也没有死;秋姑姑死了,还是没有死……那么,我母妃和檀蕴……”
  云霄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你哪里有什么母妃,你生母乃是孝慈高皇后马氏,你应该称呼她母后才是;檀蕴身为十公主,也是未及成年便早夭的,连封号都没有……”
  朱棣眉头一拧,提高了声音道:“还请恩师解惑!”
  云霄的表情立刻踌躇起来。
  “棣儿,别难为你恩师!”屏风后响起了一个女声,旋即,款款走出了一个身影。
  朱棣一见,立刻“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含泪道:“母……”
  “什么公啊母啊的?”李贞姬一脸笑意地将朱棣扶起来,低声道,“你不想让我这个当娘的跑到孝陵殉葬,你就别开口。”
  朱棣恍然,连忙擦干眼泪,头不已:“檀蕴可好?”
  李贞姬微微笑道:“檀蕴都已经生了一儿一女了,可不巧,正好跟着麟儿去登州试新船去了,这一趟是跑高丽,你舅舅没了,他们替我去吊唁呢!倒是你的外甥和外甥女在……”
  云霄陡然一惊,连忙道:“都坐下!坐下话!”
  朱棣扶着李贞姬坐下,对云霄恭敬道:“恩师,学生此次前来,确实是要请恩师解惑的。”
  云霄来了精神,问道:“何事?”
  朱棣连忙道:“第一件事,是弟子想要编纂图书,想到恩师这里藏书最丰……”
  “呵呵,这个不难,我会安排人将孤本都抄录给你。”云霄微笑道。
  朱棣追了一句道:“还请恩师赐名……”
  云霄想了想道:“你的年号是永乐,干脆儿,就叫《永乐大典》好了。”
  “谨受命!”朱棣在李贞姬面前丝毫不敢放肆,恭敬地回答道。
  云霄长叹了一声,笑道:“少年时,我曾有过三个愿望。击胡、出海、修书,没想到,你却替我完成了两个……”
  朱棣连忙道:“恩师,这第二件事,就是为了击胡而来。”
  “哦?”云霄笑意更盛,“我曾过,这三件事便是办成了其中一件,就足够永垂史册,你居然想着三件都办了?好!有志气!来听听!”
  朱棣理了理思绪道:“想要北上,应天距离长城太远,还没到边关就已经人困马乏,耗费的钱粮更是不可胜计,所以,弟子一直想着迁都北上。朝中亦有臣云,北平乃是龙兴之地。弟子已经将北平更名顺天府,可迁都之事,反对的人也不少。起来,有利有弊,弟子总拿不定主意。”
  云霄皱起了眉头,站起身来回踱步道:“若是定都应天,则江南江北皆可挟制,居中调度,也不至于政令到了江南便如同废纸,可如此一来,北方有战事,快则半月,慢则三个月才能送抵京师,如此拖沓,反而会延误了战机;定都北方虽好,可江南却因为地处太远而不易辖制,若是生乱,则局势极易糜烂……唉,实际上,也就是亡于内,还是亡于外的选择啊……”
  “恩师所言极是!”朱棣回答道,“这一条,颇难抉择。”
  云霄想了想,道:“可效你父皇,南北各定一都,凤翔府为中都,再分南京和北京,可策万全。”
  朱棣头道:“姚师傅也是这么认为,可是,如何劝服江南出身的臣子?”
  云霄闭上眼睛,良久睁开,缓缓道:“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朱棣顿悟,躬身道:“多谢恩师指!”
  云霄顿了顿,道:“这次你来,也省得我再跑一趟,如果你赶得及,就去见允炆最后一面吧……”
  朱棣全身一颤,失声道:“恩师,允炆他……”
  云霄转过身,从一处暗格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朱棣:“这是允炆留下的,这孩子已经知道了过往种种,在皇觉寺秘密剃度了;前日已经与麟儿、檀蕴去了登舟,过些日子便要出海,这一次他们还要去倭国一趟,允炆便留在那儿再也不回来了。他一开始恨你,看到你皇兄的绝笔书信后,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朱棣接过书信,垂首不语,良久,问道:“若是想要找他,如何去找?”
  “倭国的京都,去找一位姓足利的征夷大将军,然后去找一位叫做一休宗纯的僧人,自然能找到允炆的修行之地。”云霄淡然道,“允炆的身子很不好,没多长时间了,要见他,赶紧。”
  朱棣的表情明显一松,了头。
  旁边朱能笑了起来:“正事儿完了,该喝酒了吧?”
  云霄看着朱能大咧咧的模样,亦是微笑回报:“管够!”
  是日,秀雪楼后院灯火通明,至日出方休。第二天一清早,朱棣穿戴整齐,在李贞姬卧房门口恭敬地三叩首之后,带着朱能和道衍离开。
  秀雪楼的楼,云霄搂着李贞姬的腰,看着朱棣远去的身影,默然不语。李贞姬抹了抹眼角的泪珠,低声道:“没想到,这孩子终究有了出息……”
  云霄微微颔首道:“当年棣儿出生的时候差没活下来,还是标儿在菩萨面前许下誓言,要把一生的富贵换给棣儿,没想到,一语成谶……”
  李贞姬缓缓地靠到云霄的肩膀上,低声道:“这样也好……让我能守着你……一辈子……我好像觉得,我们现在……就如同当年……扬州初见……”
  云霄呵呵笑了起来,手臂的力道更大了些:“如此,我们也不能错过活着的每一天!”
  李贞姬突然将身体绷得紧紧地,高声道:“你的手……到哪儿去了!”
  “昨儿老朱不是了么,老当益壮,今儿咱们就试试……”
  青甸镇外,一轮朝阳冲出了层云,万道金光洒向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