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道神轮压诛仙
作者:藏器于膳      更新:2021-04-05 23:07      字数:2166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道神轮压诛仙
  “.......”
  原始天尊愣了一瞬之后,疯狂摇动盘古幡,法力如水一般流逝,无尽的混沌剑气生出。
  轰轰轰!
  邓祖身体颤动,大道神光受到潮水一般的混沌剑气冲击。
  邓祖眉头一皱,这力量无法破掉他加强之后的大道神光,但很烦人。
  念动,大道神轮转动的速度更快,一股如山岳一般的力量出现,落在大道神光之上。
  潮水一般的混沌剑气被镇压,速度瞬间就慢了下来。
  邓祖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向着五圣所在走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此时的原始天尊已经有些疯了,头发散乱下来,宛若疯子。
  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原始天尊乃是五圣之中最为好面子,也是最为自傲的一人。
  他虽然口上说着邓祖很厉害,但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自己等人能赢。
  盘古幡之下,邓祖一定能够俯首。
  但是,现在,事实给了他沉重一击,让的他心神大乱,不敢或者说不愿意相信。
  “原始!”太清圣人皱眉,高声喊道。
  原始状若疯癫,已经听不进去太清的话了。
  “我不信,我不信。”
  “一个区区后辈,怎么可能成圣!怎么敢成圣!”
  原始脸色变白,已经开始耗费精血之力来摇动盘古幡了。
  这样能够让盘古幡的力量变的更强。
  “我绝对不信,绝对不信一个区区凡人,竟然能成圣,竟然...”
  “你不信什么?”
  忽然,一道声音出现在原始天尊的耳边。
  原始天尊停下了动作,难以置信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身旁的邓祖。
  身体一瞬僵住了。
  他看看邓祖,又看看那还在大阵之中不断前行的邓祖,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邓祖平静道:“意外吗?分身而已,你不会吗?”
  咕咚!
  咕咚,原始咽了一口唾沫,站在邓祖身旁,忽然就没了安全感,下意识喉结滚动。
  之前的癫狂,一瞬消失。
  分身,他当当然会了,但是,这是分身的事吗?
  原始天尊看看邓祖,又看看大阵之中的邓祖分身,脑子嗡嗡作响。
  两个邓祖的气息给他的感觉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强大。
  而且,还不是伪装的强大,是真真正正的强大。
  要知道,诛仙剑阵还没破呢。
  大阵之中无处没有诛仙剑气,再加上他不断摇动的盘古幡,发出的无尽混沌剑气。
  分身怎么能承受住!
  或者...
  原始天尊看向身旁的邓祖:“你是分身?”
  邓祖轻笑,身体一震,一股巨大压力散出,落在原始天尊的身上。
  原始身体一沉,再度看向大阵之中的邓祖,沉默了。
  这个是本尊!
  可是,那大阵之中...
  分身能这么强吗?
  你管这叫分身?
  就算是太清圣人的一气化三清,相比起来,也逊色不少。
  “原来,我们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吗?”
  原始天尊恍然。
  邓祖转头看向一旁在他出现之后,就用尽各种办法,想要离开的太清圣人,通天教主,接引,准堤四人:“不用白费力气了,我都来了,你们觉得,你们还能走得掉吗?”
  闻言,四人身体一震,接引,准堤没有说话,通天教主骇然之中带着好奇。
  太清圣人幽幽一叹:“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他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刚刚成圣之人,能够实力达到如此程度!
  本身,在这个是滴啊,能够成圣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在刚才成圣之后,实力就能达到如此程度,远超他们一众老牌圣人的地步。
  而且,就是集合他们五圣之力,竟然也远远无法和对方抗衡。
  说着,太清圣人忍不住看向一旁做鹌鹑状的接引,准堤二人:“这次,可被你们害惨了!”
  “怎么修炼的啊?”邓祖手摸着下巴,做思考状。
  五圣,就连鹌鹑状的接引,准堤都不觉竖起了耳朵。
  他们是真的很好奇,为什么邓祖能够强到这般不可思议的程度。
  尤其是,他到底是怎么成圣的?
  他们到现在说实话,都想不通。
  没有鸿蒙紫气,怎么可能成圣?
  以力证道,说的简单,可就连盘古大神都失败了,他又怎么能成功?
  他们不相信邓祖是以力证道,只是,也没有其他可能了。
  “你们想知道?”邓祖问道。
  五圣齐齐点头。
  “其实很简单。”
  “正常修炼就好了!”
  太清圣人:“.......”
  原始天尊:“......”
  接引:“......”
  准堤:“......”
  通天教主:“......”
  五圣正满心好奇的等待着邓祖的回答,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得到了这么一个回答。
  这算是回答吗?
  算,可这是他们想要的回答吗?
  当然不是!
  太清圣人皱眉:“你耍我们?”
  邓祖淡然道:“怎么?不行吗?”
  “我们都已经是这般状态了,你们都打算杀了我了,还不允许我耍你们吗?”
  “怎么修炼的?你们觉得这样的事情,我会真的告诉你们吗?”
  邓祖毫不客气的嘲讽着:“你们是不是高高在上的久了,真以为这世上都是你们爹妈,谁都得惯着你们?”
  “你们想知道,我就得告诉你们。”
  “你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真以为圣人无所不能,真以为圣人就至高无上了?”
  五圣听的齐齐皱眉,愤怒无比,瞪着邓祖。
  只是,虽然愤怒,他们却没有任何动作。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
  邓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远不是他们所能比的。
  真要动手,怕只是自取其辱。
  太清圣人无奈一叹:“说吧,这事要怎么才能揭过去。”
  邓祖都听愣住了。
  揭过去?
  你们要打杀我,现在没杀掉我,反而被我镇住了。
  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又想着揭过去?
  这是不是想的太美好了。
  邓祖不断摇头,盯着五圣,连连叹息。
  他目光嘲讽之中带着怜悯,看的五圣眉头皱的更紧,心中愤怒更甚。
  “你们啊...我都不想说了。”
  “我们都已经是生死仇敌了,这般大仇,还能揭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