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治病
作者:老干妈      更新:2021-03-16 03:45      字数:2912
  从小就是天才第二百零四章 治病
  星期六上午8点,司马紫嫣在老地方把庄少哲接上车,还是那辆奥迪,那天去‘小草莓’家的时候,庄少哲曾经问起过,这是司马紫嫣的妈妈,市教育局局长司马静茹的坐驾。
  “庄少哲,今天比赛准备的怎样?这次期中考试你不得了啊,又是满分!听说还得了奖学金?”司马紫嫣从前排副驾驶座回过头来,有些嫉妒地看着庄少哲。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这种成绩司马紫嫣一辈子都考不出。
  “得了吧,大小姐,这点钱还能放在你的眼里?”确实,凭她的实力,别说是一千块,就是一万块,恐怕司马紫嫣都不放在眼里。
  “当然,但如果是奖学金,就算是十块钱,我也要找个镜框把它好好地保存起来,挂在我的床头,每天睡觉前看一下,该多美呀。”司马紫嫣明显进入幻想状态。
  庄少哲笑着摇了摇头,不去理她,这时,司机打开了车载收音机,里面传来了熟悉的旋律,正好是张学友的那首,庄少哲忍不住小声跟着哼了起来:“埃......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却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听不懂......”
  虽然庄少哲不懂粤语,但是脑子里有个超级录音机的他,模仿却不成问题,为了准备12月31号那天和张学友的同台演出,他特地买了盘张学友的磁带,对着歌词听过两遍后,就已完全掌握,所以这首歌他现在唱来,粤语发音十分标准。
  “庄少哲,没想到你粤语歌唱的这么好!”司马紫嫣瞪大了眼睛望着庄少哲,这个家伙简直太神奇了。
  “呵呵,随便唱唱而已。”庄少哲谦虚地笑了笑。
  “哦,对了,庄少哲你看看这是什么?”司马紫嫣从口袋里掏拿出了张东西,在庄少哲眼前晃来晃去,庄少哲眼尖,一眼就看出这是张学友演唱会的门票。
  “演唱会门票?你要去看张学友演唱会?”这一个月,庄少哲和宝丽金公司的人没少联系,知道虽然宝丽金公司这次投入很大,但是这次演唱会的门票价格也是靠的离谱,而且离演唱会还有一星期,门票已经出现了断档的情况。目前内场门票已剩余不多,只剩下少量最高价1280元、980元的座位;外场门票280元已经成为最低价位,180元、100元价位的门票更是在开票几日后便已售空。司马紫嫣手里金色的门票正是1280元的门票。
  “当然,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让妈妈替我要来的,羡慕吧?”司马紫嫣得意洋洋道。
  她等着庄少哲开口求她,帮他也要一张,她可以好好摆一摆架子,可是等了半天,没有动静,再一看,庄少哲这家伙竟然靠着车窗打起盹来,司马紫嫣气得把头别回去,不理他了。
  庄少哲闭着眼睛,装作打盹,心里暗自好笑,他要是想要票的话,保安公司里有的是宝丽金公司送来的工作票,还用得着他求司马紫嫣?
  不多会儿,汽车已经到达交通大学的校门口,门卫一看汽车的牌号,马上大开铁门放行。
  “上海交大计算机中心!王叔叔,就在这里了!”汽车在校园里转来转去,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以为哪位大官来校视察,司马紫嫣按着报到信上的指示图,总算找到了比赛地点,两人从汽车里下来,向中心门口走去。
  比赛9点钟开始,还有10分钟,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先到的比赛选手和指导老师。
  庄少哲一眼就看到了上次在惠民公园碰到的那个女孩子,正一个人坐在计算机中心对面房子的台阶上抹眼泪,“发生了什么事?”庄少哲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向她走去,司马紫嫣不知道庄少哲想做什么,也跟在他的后面。
  “你叫江静漪是吧?这是你上次忘在公园里椅子上的书。”庄少哲打开书包,把那本取了出来,递给江静漪。
  江静漪抬起头,看了看庄少哲,立刻认了出来,已经哭得红肿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接过书轻声道:“谢谢你。”
  “江静漪,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啊?”庄少哲问道,司马紫嫣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心里暗道:“这个花心大萝卜,这又是在哪里认识的女孩子?公园?这家伙居然约女孩子去公园?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听到庄少哲发问,江静漪又开始抽泣起来,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的......小笼包......快不行了。”说完,打开了放在旁边的一个小纸合子,庄少哲凑上去瞅了一眼,果然上次见过的那只‘熊’病怏怏地趴在底部的干草上,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肚子还在微微颤抖,简直和死了没什么两样,下面的干草上到处都是一滩滩白色的东西,估计是小‘熊’的粪便。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那天还活蹦乱跳的‘小笼包’,现在成了病秧子,庄少哲尽管对老鼠有天生的恐惧感,心里也觉得他挺可怜的。
  “昨天我表弟到家里玩,不知道给‘小笼包’吃了什么东西,晚上开始他就不断地拉肚子,我陪了他一晚上,现在更是拉得连动都动不了了,他可能要死了......”江静漪越说越难过,把脸一埋,呜呜地哭了起来。
  “哎呀,你别哭呀,哭也不是个办法,让我给他治治吧!说不定能治好!”庄少哲赶紧安慰江静漪,他体内的‘金元力’在疗伤的功效上,远比木性灵气要好,心中暗想,治这么个小东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你会治病?”江静漪忽然止住哭声,抬起头来,眼里都是惊喜的神色,一把拉住庄少哲的手,带着哭腔道:“求求你,快帮忙治治他吧!”
  “恩!我试试!”
  庄少哲蹲了下来,克制住内心的恐惧,把手伸向‘小笼包’,接触到他皮毛的一霎那,庄少哲的汗毛根都要竖了起来,从小到大对老鼠的恐惧感,使他倍加紧张,还好‘小笼包’很乖,估计也没力气动了,任由庄少哲触碰他的身体。
  庄少哲微微稳定了下心神,运起‘金元力’,输了少许进入‘小笼包’的体内,按木松林教的方法,在他的五脏六腑里走了一遍,生怕不够,又留了一丝‘金元力’在他体内,包裹住他的心脏。
  两个女孩子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庄少哲,见他只是把手指放在‘小笼包’的身上,也没什么其他动作,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飞机。
  不多会儿,庄少哲收起了手指,吁了口气,对江静漪道:“好了!他应该没事了!”
  江静漪带着疑惑,不敢相信地问道:“这样就好了?难道你会仙术?”
  还没等她话说完,‘小笼包’哧溜一下从小纸盒子里窜了出来,沿着江静漪的手臂,一下子就窜到了她的肩头,蹲了下来,小脑袋转来转去,和刚才判若两人,怎么看都不象生病的样子。
  “呀!他真的全好了!”司马紫嫣也惊奇地叫了起来。
  “小笼包!你真的好啦!你可把我担心死了!”江静漪把他从肩头拿下,贴在自己的脸上,亲热得不得了,顾不得脸上还是满脸的泪水。
  亲热了一会儿后,江静漪把‘小笼包’捧在手里,让他面向庄少哲,对他说道:“这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小笼包,快说谢谢!”
  ‘小笼包’居然好象听懂了江静漪的话,把两只前爪举在胸前,对着庄少哲连连点头,做出感谢的模样,把司马紫嫣逗的大乐:“哈哈,这小东西真好玩!”
  “小笼包,你以后吃东西可要小心哦!”庄少哲忍着笑对‘小笼包’关照道。
  “江静漪!!!!快过来!已经开始报到了!”不远处,一个中年女老师领着另外一个女同学,向江静漪喊道。
  “哎呀,王老师叫我了!”江静漪把动作麻利地‘小笼包’放进纸盒,从台阶上站起身来,拿着纸盒刚跑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庄少哲道:“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可以告诉我吗?”
  “举手之劳而已,我叫庄少哲。”庄少哲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
  “啊!!!中考状元!庄少哲??!!!”江静漪张大了嘴巴,绝美的脸蛋上露出吃惊的表情。
  司马紫嫣在旁边恨恨道:“又被这家伙臭屁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