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科幻空间 诸天普渡

诸天普渡 牛油果 7715 2020-05-23 09:45

  遇许宣时,虽然他的年纪不算大。

  但时间真的太短。

  除非像他自己一样,有着灰幕这样的挂。

  否则,修行不是说绝对没有一丝半点的捷径可走,但绝非可以短时间一蹴而就的。

  也许会存在这种法门,但有所得,必有所失,就算有那种东西,也绝对要付出极大代价,而且不会是什么正道。

  陈亦自然不会这么坑人。

  但是,让许宣短时间内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却不是不可能。

  就是龟仙流……

  也就是龙珠世界的“气”。

  简单粗暴,只要血脉资质足够,战力就能蹭蹭狂飙。

  资质决定效率,血脉决定限。

  这就是“气”。

  所幸,许宣的资质确实很出色。

  加陈亦给他嗑了血菩提,又教授他少林功法打熬肉身气血,更是亲自用易筋经真气为他洗炼筋骨穴窍。

  满级易筋经的两大特效,“易筋”和“浮屠”。

  前者,顾名思义,易筋锻骨。

  不仅是针对自己,洗炼自身筋骨,冲开周身穴窍,更可以对他人使用。

  后者,所谓“浮屠”,一为“佛塔”,一作“佛图”。

  在佛门之中,“佛塔”的出现,本是为供奉舍利之用,或方、或圆,是为高僧大德圆寂坐化之后的“方坟”、“圆冢”。

  舍利子,向来是佛门高僧坚不可摧的精神凝聚象征。

  佛塔也应是同舍利一般,坚不可摧。

  易筋经中的“浮屠”,便是寓意将人身炼成浮屠佛塔一般,坚不可摧,并于其中蕴生佛门舍利。

  只不过坚不可摧的浮屠之身在风云少林的历史之中,还有几位高僧练成。

  但象征不朽的浮屠舍利子,却只有传说中的达摩祖师练成。

  至于“佛图”,就是满级易筋经可以更进一步的玄奥显化。

  确切地说,就是易经筋进阶先天功法的奥秘。

  这点对于别人是最为宝贵,对陈亦来说,倒没有太大意义了,反倒没有“易筋”有用。

  龙珠的“气”虽与武道真气本质就不一样。

  但一样有共通点,都需要强大的血气。

  血气越强盛,无论是气还是真气,就越强大。

  虽然许宣的人族血脉肯定限制了他的限。

  但在陈亦这种待遇之下,就算是旁边这条叫肚兜的胖狗,也能摇身变成高狗……

  “师……大师,”

  许宣苦着脸:“我都背龟壳背了七年了,还要背到什么时候啊?”

  “我没让你吃喝拉撒睡都背着,你就偷笑吧。”

  陈亦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

  这黑乎乎的龟壳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材质是天下少有的玄铁,面还刻印着道家符文。

  可以随注入的真气量增多而增重,最重可达十数吨。

  可是他请顺宗找道家高人专门定制。

  天下间有几人有这等待遇?你还敢嫌弃?

  相比于以后为一条蛇接狗尾巴,现在戴龟壳,是你的幸运!

  “许宣,那个和尚还有没有找过你?”

  坐在一旁悠哉悠哉看着许宣不情不愿,呼哧呼哧地背起小山般重的龟壳,小脸憋得通红,陈亦忽然问道。

  许宣曾告诉过他,在遇到自己之前,他也曾经遇到过一个老和尚。

  他的奇门易数,医术药理,就是那个老和尚传授的。

  许宣正在呼哧呼哧地摆出架势开始练拳。

  陈亦传他的是十三太保横炼。

  既然要保小命,自然要把自己练得邦邦硬。

  至少不能被人轻易打死。

  在特殊待遇下,许宣在短短七年里,倒是把这门功夫练到了极高深的境界。

  也因为血菩提的缘故,内力也足以开始修炼进阶功法,高级版的金钟罩。

  “气”的强度,也已经算得十分强大。

  推算下时间,现在龙珠世界里,第二届武道大会应该已经举行。

  现在的许宣,恐怕不弱于这时候的小悟空。

  就算打不过水货国师,至少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老和尚?没有啊,我十岁以后就没见过他了。”

  许宣一愣,停了下来。

  “砰!”

  陈亦弹指弹出一缕气劲,将他砰了几个跟头。

  “谁让你说话的?谁让你停的?”

  “哎呦!”

  “不是大师您自己问我的吗!”

  许宣抱着头,悲愤地嚷着。

  “我问我的话,我可没让你回答,别想偷懒,快练功!”

  陈亦理所当然地不讲道理。

  “练就练!”

  “明明是你不讲道理……”

  许宣嘟囔着,也只能屈服于淫威之下,乖乖练功。

  陈亦收回暗爽的目光,看向了天空,心思也随之飘远。

  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

  九宵之。

  在那只大无边际,展开双翅,能遮蔽天日的大鸟,张开的左翼之。

  “纯阳道友,如今三界之中,可是风起云涌,”

  一座悬空仙山,两位仙人正在对弈。

  其中一位,头顶髽(zhuā,差不多就是两个包子发髻的意思)髻,面色赤红,腮有虬髯,一双圆咕噜的大眼微微突起。

  身材魁梧,衣襟大敞,袒胸露腹,十分随意。

  手中摇着一柄棕扇,神态自若地于石盘落下一子。

  悠悠道:“天帝遭逢万古一败,幽冥坐了尊地藏王佛,你那冤家对头也早早于人间落了子,”

  “天一日,地一年。你我虽然局棋未尽,人间已匆匆七年,”

  “七年之间,烽烟不断,人道洪流却日渐凝聚,怕是金阙那位也快坐不住了,”

  “那一丝造化之机,究竟谁属?”

  “道友东华帝君之尊,乃界男仙之首,若得了这造化之机,超脱天地囚笼,指日可待,怎的还有闲心来找我下棋?”

  “呵呵,”

  他对面是一个面目俊秀儒雅,气度出尘之极的男仙,看也不看棋盘,随手落下一子,轻轻一笑。

  举起手中葫芦,仰头灌了一口,便忽然慢吟出声:“纵横逆顺没摭栏,静则无为动是色……”

  “也饮酒,也食肉,色是药,酒是禄……”

  “酒色之中无拘束,只因花酒悟长生,饮酒戴花神鬼哭……”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无为道自昌……”

  “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迷糊醒眼微睁,仰头大笑:“哈哈哈,我自花酒自在,处处是仙乡逍遥,又哪里有甚囚笼?”

  “呵呵呵,也罢,众生自有机缘命数,你我逍遥自在,也管不得那许多。”

  袒腹仙人摇头一笑,便只顾下棋,不再多言。

  ……

  另一处,那黄金大山顶平台。

  白色莲台之下,僧众齐聚。

  为首比丘僧忽于定中睁眼,扫落群僧。

  “众弟子,真佛现世,定是世尊慈悲,来接引我等,同赴极乐。如今真佛隐于幽冥,大愿不成,定不现身,”

  比丘僧缓声道:“佛尚入世渡众生,我等既是一心向佛,却也不能如此日日静修,人间祸乱渐起,当有我佛门弟子入世救拔……”

  “尊者,”

  有弟子出声:“红尘滚滚三千丈,我等未得正果,何来那般**力救渡众生世人?”

  “救渡众生,一念禅心即可,法力是大是小又如何?”

  “不过,此时三界动乱,皆因那一缕造化之机,我等虽禅心不动,却难劝他人……”

  比丘僧摇头:“因缘生灭,一饮一啄,要救渡众生,当要从那根源处着手。”

  “那蛇儿虽得天地造化所钟,却也是有情众生,她那宿世姻缘所系之人,也是无辜生灵,属实不该因此横遭死劫,沉沦无出,自当救渡……”

  他转动视线,最终落于一位眉目如画,脸庞如刀斧雕琢一般的僧人身。

  微微一笑道:“救渡众生,虽凭禅心,如今三界齐动,却也要有护道之力,”

  “金蟾,你曾得世尊亲手点化,修持无生法忍无数年月,千年之前始得人身,”

  “入世救渡众生,舍你其谁?”

  “你可愿?”

  那僧人抬头,目中无波,时现坚毅,闻言只是轻轻点头:“弟子愿意。”

  “好,”

  比丘僧笑着点点头,又道:“红尘处处是毒,身入红尘,难免沾染业障,你却不能这般就去,”

  他伸出一掌,一金色**现于其,缓缓转动,有蒙蒙金光流转,其间隐现喜怒哀乐、富贵贫贱,世间种种众生相。

  “我有一宝,乃世尊未入灭时所赐,当可助你一臂,脱去清静之身,化身下凡,砥砺红尘,”

  他沉吟道:“便用你那金蟾遗蜕,作化身之用罢。”

  “遵尊者法旨。”年轻僧人点头道。

  “论法力,你当为众弟子中第一……”

  比丘僧微微沉吟,便又笑着伸指,点了点僧人头:“法力无边,海裂山崩,”

  “既如此,你那下凡示现之身,便唤作……”

  “法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